网站首页 > 忘川巫女 > 第30章:死皮赖脸

“吖吖吖吖!”金瞳铁臂猴对着高大铁臂猴喊起来。

“一定,那我兄弟就告辞了。秦狼兄,后会有期!”那两名模样相似的壮汉都拱手道。

那薄薄的鳞甲全加起来,大概才两千多斤重!

轮回枪猛地产生一个外旋转的强烈劲道,由内而生,轮回枪劲道强的,令滕青山都无法握住枪法!

她好心让滕青山一起行动,滕青山却根本不领情。

身体力量、内劲力量完全爆发,最强的‘毒龙钻’,就是蛟龙对上,都要受创!

可惜,包裹厚,主要是金票。根本没有秘籍!

可以说是人形妖兽!

司马庆见势不妙,吓得双手同时朝下方滕青山的一腿拍击过去。

“上一次,我麻痹大意,从‘如影随形’改为‘火上浇油’,断了连绵不绝的意境。让你有可趁之机。现在我枪法生生不息,枪的速度,可比你移动速度快上十倍。”滕青山一杆长枪耍起来,猛烈之极。

隐藏实力!

“你笑的太早了些吧!”一道冷漠声音响起。

那仿佛锯子一样的交错的锋利牙齿,将戚艳直接一咬,戚艳的身躯被咬地直接分成两截,一截掉下岩浆湖,化为飞灰。而另一截直接被这赤鳞兽给吞下肚了。这一幕几乎所有武者胆寒!

一柄厚背大刀猛地砍向滕青山。

滕青山目光一寒,手中的轮回枪一瞬间迅疾如游龙,枪头和枪杆都可以来防御,只见那两柄黑白剑影如霜,滕青山的长枪则是灵动迅疾,即使两方同时有人攻击,他都能迅疾地挡下对方每一击。

岩浆湖炽热的气流,丝毫阻挡不了周围武者们的激动兴奋,他们都想看滕青山和那妖兽一战!

“一个后天武者,不足为虑!”滕青山一落地便窜向黑火灵果。

两大高手一个逃一个追,眨眼功夫消失在众多高手视线范围内。如今,炽热岩浆湖中央,已经没了黑火灵根、黑火灵果。当然,岩浆流某一处底部或许潜伏着赤鳞兽,可没人敢惹赤鳞兽。

滕青山一瞥岩浆湖周围:“各方势力,加起来近千人。能瞬间参战的只有两三百人。”

“热也没办法,忍着点。”滕青山笑道,“黑火灵果那天成熟,咱们这罪就熬到头了。”

“青山,还是你们想的周全啊。”滕青虎遥看着远处,密密麻麻,看不到尽头的人,“这么多人,如果咱们来晚了。根本进不来!”

“有另外一批人。”关绿怔怔说道。

“大当家,你快逃!”其中一个壮汉嘶喊着,竟然在中刀的时候,还死死抱住青湖岛那位师伯的脚。

看着归元宗三人,青湖岛三人只是哼一声,便转头走了。

……

“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不少人都已经开始过去看了呢。”

如今在火焰山山脚下几个大宗派的人马,都是同一装束,很容易辨认。遇到这些大宗派的人马,普通武者都会选择避让。

嘴上这样说,可精瘦汉子心中却焦急地很:“这些大宗派,有哪一个心慈手软的?现在我还有用,等他们看到黑火灵果,怕就要杀我灭口了。我一定得找一个好机会。”

岩浆湖,刺眼的白『色』岩浆汩汩翻滚。

关绿也吃惊看着滕青山,这些天来,还没人传出有谁发现黑火灵果所在地。

滕青山却不知……那个精瘦汉子是永远不可能再出来了。

“咦!这么小心翼翼,而且,那地方那么隐蔽!难道,那里就是……”乌岱眼睛亮了起来,脸上笑容越加灿烂,“我乌岱混了这么多年,看来,也要转大运了啊!”第五十九章 古世友

“先天?”冀鸿一怔,笑着摇头,“黑火灵果对先天强者也没用,而且……你看,逍遥宫、青湖岛,有派出先天强者吗?这天下间的先天强者太少、太少!一个个可都顾及先天强者的脸面,如果有先天强者来,咱们直接让给他!他有脸拿么?”

而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当然站到最前面,看得最清楚的位置。

“好可怕的棍法。”古世友暗自惊叹,他知道,如果他再不认输,恐怕下一次,他的长枪会被直接给震飞。现在他的双手已经疼的麻木了。

可是他的脸『色』忽然变了,他怔怔看着远处一群人,那为首的手持着一杆长枪的黑衣男子正盯着他。第五十七章 阴和阳

“哈哈,滕青山,我们闲话也不必多说!手下见真章!”司马峰从背后拔出了那柄黑『色』重剑。

轰!

滕青山手中的轮回枪仿佛毒蛇出洞,猛地窜出,在和重剑碰触的一瞬间,滕青山手中的力量瞬间爆发,轮回枪枪杆陡然略微弯曲,而后滕青山手中力道在一瞬间再次改变,迥然相反的力量,令轮回枪枪头积蓄能量在上一个台阶。

整个人如离弦之箭,冲向司马峰,手中长枪化作黑『色』闪电,刺向司马峰的胸膛。

“哼。”燕铁冷哼一声,却没上去。

“不过,同一招,我为什么威力就弱这么多呢?”滕青虎嘀咕道,这一夜,滕青虎练习枪法练了大半夜,滕青山之前展示枪法,给他的触动很大。

酒足饭饱后,归元宗高手们有部分进入帐内开始修炼内劲,而大部分都坐在外面,三三两两谈论着。

“不过他二十六岁那年,带领宗派人马征战,断了一臂,也就沉寂了下去,这一沉寂也就近二十年,不过近两年,他名气开始飞速提高,三次大战,接连击败三名《地榜》高手,未曾一败。他的刀法以迅猛著称,绝招一出,就仿佛一道青『色』雷霆,所以被称之为‘雷神刀’。”冀鸿赞叹道,“这雷神刀刀法,过去并没有,明显是他自创的。他现在名列《地榜》第九!可他未曾一败,所以,他的排名或许还能再提升!”

顿时八十多号人都围过去,冀鸿取出一副卷轴:“这是黑火灵果、黑火灵根,你们都看清楚样子。”说着便展开卷轴。

“这灵根,不是白『色』,而是半透明的!”冀鸿压低声音说道,“第一幅图是未成熟,第二幅图是成熟后的!都看清楚了,别看到黑火灵果,都认不出。还有一点,这黑火灵果是生长在炽热的地方!”

“是,统领大人。”滕青山应道,忽然瞥向冀鸿身后的时候,滕青山一怔,他目光锁定在一名穿着重甲的虎背熊腰的男子脸上,那黑甲军精英高手,也疑『惑』看着滕青山。

如诸葛云、臧锋统领、冀鸿统领、岳松、《地榜》高手孟田,哪一个瞬间爆发没几万斤巨力?

“我赞同关统领的说法。”滕青山应道。

滕青山看着冀鸿,笑道:“统领大人,这关统领不会暗地里针对我吧。”

“先每人来一碗凉茶!”杜洪吩咐那小二。

“一个庄子,一家连一家,夜里如果再有很多人盯着。无声无息带走人,就是高手,怕也难做到。”滕青山说道,“好了,今天晚上,咱们就在这歇息。你们就好好呆在这,我夜里,去那大金庄好好探查一次,看看,到底是什么黑『色』怪物。”

和能够击败孟田的滕青山比,就差远了。最重要的是,滕青山才十七岁!十七岁击败《地榜》高手,归元宗千年来没有过一人。最重要的是,滕青山过去都是自己修炼,没有真正经受过归元宗的培养。

“呼!”那位闭目养神的铁衣门高手‘靳涛’却是脚下一点,宛如一道幻影,直接到了远处屋顶,随后飞到了更远处的屋顶,很快,便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清脆的声响,那密集鳞片上溅起了一些火星,那黑『色』庞大的影子朝旁边的巷子里一钻,便消失在段侯视野内。

靳涛手持着战刀,在后面极速追着。

“这头妖兽,在妖兽中,只能算是一般,如果人多,还是能抓住的。真是可惜了,嗯,禀报师门,那妖兽肯定是生活在火焰山里!”靳涛拼命追着,可是他只看到,他和远处黑影距离越来越远,很快,那黑影便消失在他视野范围内。靳涛只能泄气地停下,

“看秦狼兄这么晚才到,应该是去追杀那妖兽的吧,不知道秦狼兄有没有追到?”段侯询问道,这话一出,聚集在练武场上密密麻麻的大量金家庄族人们都期盼、紧张地看向滕青山。

金家庄上千名族人眼眸都暗下去,他们都快绝望了。

……

那赤鳞兽,吃了黑火灵果,才变成连先天强者也忌惮的妖兽。

滕青山速度一瞬间飙升起来!

滕青山杀孟田,他将踏着孟田的尸体,直接荣登《地榜》第六十一位。

从今以后,他滕青山,不再是普通武者。单单挑战他的人,都将很多,许多人都会妄图击败滕青山,

“来的越多越好,最好,来些真正的强者。”滕青山很是期待。

二人死,一人重伤。这是黑甲军的结局。

轮回枪猛然砸来,强劲的力量速度引起一阵气爆声。

他却不知道。

孟田脸『色』一变,他自持是名列地榜的超级高手,是有身份的前辈,而且也八十多岁了,才这么说的。

滕青山也站在木梁上,心底暗惊:“好惊人的速度,这孟田的速度,比小云可要快多了。幸亏我的‘如影随形’枪法,如今已经悟出‘生生不息,连绵不绝’的意境,可以一枪快似一枪,每一枪都相连!否则,单单这五万斤的力气,估计是挡不住了。”

此刻,长兵器是有利的。血月刀还未碰到滕青山,而轮回枪却‘噗哧’一声,旋转着刺入了孟田的左臂中。第四十七章 边境怪事

扬州十三郡的南星郡,郡城之中,留风楼的红牌姑娘‘绿衣’所在的楼阁内。

琴声婉转,时而轻快迅疾,时而缓慢柔和,琴声能够带着人的心情跌宕起伏,琴艺能达到这般意境,的确是不凡。这绿衣,样貌只能算是清秀,可她的琴艺,却奠定了她红牌的地位。

“嗯?”这俊秀青年看过去。

除非是极高温火焰,滕青山才会受不了。

云来客栈!

“各位客官请,快请!”立即跑出来两名小二迎接,连那掌柜的也很快跑出来,热情的很。

“朱兄,目的地是这?”滕青山有些惊讶,朱崇石却是神秘一笑。

“青山,来,干。”那朱崇石笑着举杯。

明白,一旦动黑甲军保护的货物,那将面临黑甲军的报复!朱崇石认为,强大的马贼团伙应该有顾忌,不会动手。

胆敢抢劫黑甲军押的货物、金银,就不可能放黑甲军的人活路,必须全部杀光。否则黑甲军来报复,就惨了。

那大当家一窒。

“弓箭手,『射』!”大当家猛然喝道。

箭矢『射』在滕青山身上也没事,恐怕,连滕青山脸皮都『射』不穿。只是,滕青山不想暴『露』自己的秘密。

只听得一阵重响,在马贼阵营前,竟然出现了一个个铁铸的玩意,足有半米高,那锋利的尖刺,对着奔跑过来的战马。

好事难传播,这坏事传千里啊!

“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