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忘川巫女 > 第63章:多闻阙疑

习惯了活在空气中充满汽车尾气地面上充斥着生活垃圾看不到花草只有手指粗细的小树的坏境里,周小云感动地觉得自己犹如到了天堂。

车给大宝上学骑。”

刘璐接过矿泉水开口喝了一大口:“哇,你这水来的可真是太及时了,我正觉得口渴了呢!”

我真的好想考上一个好的大学,不仅是为了她,更重要的是为了我自己,为了辛苦养育我的爸爸妈妈,还有一直视我如己出对我那么好的舅舅。

后座的顾春来也竖起了耳朵听,最近他被李天宇感染了学习也认真了不少。

那备受学生们喜爱的歌曲被李天宇唱得很好听很好听。

大宝小宝兄弟两跟在后面一路追问,小宝比较有耐心还好些,可是性急的大宝见周小云怎么问也不出声彻底急了:“干脆我也不问你了。我现在就到你班级那去看看。

在等待刘璐回答的那一刻,周小云忽然现自己居然有点小小的紧张。

周小云默默看可会儿,也没出声说什么就是拿着黄色的粉笔在旗杆下添了两个行队礼的少先队员,哗,那个形象生动逼真简直把郑浩然震住了。

哼,她可是自己的对手。自己仔细观察她不过是在找她身上的缺点,想越她而已,绝不是偷偷看她的哦……

到了周小云这儿家里再没有可以拆了重织的旧毛衣,赵玉珍狠狠心去买了一斤多新的毛线。

周国强笑着送走许大山,心里琢磨着过两天给许大山买条烟送过去。

刘璐问道:“小宇哥,你怎么会今天突然的就来了。之前和小云商量过了吗?”

周国强考虑的也正是这个,见女儿说出了自己的心思忙附和道:“是啊,说不准回家后还得接着忙,我还是别喝酒的好。一喝酒就得睡一下午,你二嫂又该着急了。”

以前天气比较暖和的时候,周小云常把鸭子赶进池塘便一个人躲了进去,拿着口琴一个音一个音的反复吹反复练。

可是,这两样最“流行”的理想都被自己否决了,那么她要写什么呢?

今生的你很好,真的很好。

钱朵朵在宿舍里缠着周小云问道:“小云,你快和我说说,你哥对我的印象怎么样?”

。”

邵蔷薇也没回去?要去找李天宇“培养感情”?

等周国强回来后,赵玉珍忙迎上去问一声:“你怎么没把冯医生请家里来?”

倪亮完奖状之后还起了奖品,几个薄薄的作业本不值多少钱可胜在是老师的奖励意义自

周小云愉快的收拾书包,门口大宝正等着她呢!

我总能借着刘璐的光多和周小云说说话。

陈欣然请我去她的生日聚会我立刻答应了。林波生病我积极要求一起去探望。

赵玉珍哪能让小客人在自己家还做事情,连忙让周小云带着刘璐出去玩。

让向来袼守爸爸规定的“食不言寝不语”的刘璐羡慕万分。这周小云一家子吃饭多热闹啊!

初中毕业后,她自然就辍了学,到服装厂学习了一年就开始上班赚钱。

李天宇看周小云哭的稀里哗啦,有些不耐烦起来:“得了得了,说几句就行了啊!”

李天宇看周小云一脸严肃,倒是乐了起来:“怎么了今天,要给我上一堂思想政治课啊!”

“你明天就和他说,钱被我用了,没钱借他。”周小云说完就去收拾碗筷。

周小云故作神秘不告诉大宝。等周小云找来了阵线布头和铜圈,大宝终于明白过来,原来是要做毽子啊!

周小云被弟弟妹妹一刺激来了表演的兴致,左脚右脚轮流踢,用脚尖来踢,间或左脚绕到身后跳一下毽子转眼又用右脚接住,花样繁多毽子上下飞舞煞是好看。

“你怎么来了?”周小云没有发现自己的脸上全是惊喜的笑容。

菜上来后,李天宇先敬了顾琴两杯酒。

周小云也开起了玩笑:“你别尽是说我了,据我所知,好像某人在公司里也有爱慕者吧!”那个叫什么闵蓉的女同事老是打电话给李天宇,一看就“不安好心”。

周父脸色不佳,哪个父亲都不想起名字还会被孩子嫌弃:

。”

刘璐收拾书包一眼就看到了周小云的弟弟小宝正等在门外,立刻掩嘴笑了:“周小云,你这保镖又换了啊!”

刷碗把碗打了?正常正常!

小巧的手机在众人的手里来回翻看,个个都啧啧称赞。极大地满足了钱朵朵的虚荣心,笑的无比开心。

路丽雅紧随钱朵朵后面,和钱朵朵一鼻孔出气。

大宝这时训练正忙,打电话说这几个星期都不回家了。周国强心想?这事暂时就不告诉大宝了,反正手术也做过了以后修养的日子长着呢!

小宝见周小云很是开心:“姐,我现在已经一米七五了。走,咱们回家慢慢聊去。”

周小云搂住赵玉珍:“妈,小宝考上大学是咱们家的大喜事,您怎么流眼泪了呢?”

周小云想起昨晚脸红了起来,也难怪李天宇现在还在睡……

周小云微不可查的朝旁边挪了一下。

没办法啊,谁让周家兄妹都这么礼貌好客热情呢!

别急,时间还多着呢!

高丛帅喜滋滋的坐下了。

再去音像店买课文配套的英语磁带,大宝看着花花绿绿的磁带盒心里痒的不行:“大丫,”没同学在的时候大宝还是爱叫周小云小名,叫惯了亲切嘛:“给我买盒小虎队的歌曲磁带听一听吧!”

李天宇戏称自己是一举三得!少花租房钱还多领了份薪水又得了老师的欢心。

周小云到了n理工大学外面时大概五点半左右,算算这时候李天宇也该回值班室了

周小云很庆幸好朋友也留在了n市,不然就剩下李天宇和她在这边那多闷啊!

看着车缓缓开动,想到以后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一面,心里都酸酸的。

周小霞得意的笑了起来,飞要把围脖取下来给周小云也戴上试试。

周小云叫苦不迭,很是后悔今晚一时心软答应了冯铁柱到周志海家来写作业。早该预料到人多了就别想安安静静的快完成家庭作业的。

二丫忽然问道:“姐,二哥,大哥不是也在n市这边吗?我真想见见大哥,每年就过年能看见几天,平时想见大哥可真是太难了。”

郑浩然对许美丽可是早闻大名,两人虽说不在一个班级互相倒是都认识。

“大丫,撞疼了吧。都怪我这个糟老头子走路不注意,看把娃娃疼的。”

“哪,话可是你说的,这书现在归我了。”

。而急脾气快人快语的王晶晶又一反常态的沉默下来,这能不让同学们议论纷纷嘛!

本来沉醉于电视的大宝几人都到周小云屋里来了,听周小云拉手风琴又新鲜又好奇。

赵玉珍眼眶湿润声音哽咽。

大宝沮丧的说:“爸爸说你小不知道怎么回家,让我带着你回家的。”

李天宇闷闷不乐的回到屋里。

所以方文特地选了节体育课让周小云到办公室来找他,准备好好和她聊一聊。

周小云不由得低下了头,声音都低了下来:“对不起,方老师!”

可是她一想到方文会有的惊恐反应她就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了开导的重任,婉转的把医生的话说了一部分给?听。只说是长了个小瘤子,做个小手术就能把瘤子取出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刘璐!”周小云和李天宇同时喊道。

周小云观察到刘璐似乎不像说谎,替大宝松了口气。

不过,自家的几个兄妹现在也都朝着好的方向展,相信未来都会很好。

。嗯,都怪小宝,要不是他在家里老和自己抢肉吃哪会养成这坏习惯!

小宝一听周小云有再去租房的打算就道:“姐,我看就在你租的房子附近租间房吧

小宝这一点和周小云十分的相像,都比较爱静。

周小云被提拔做了文学社里的主要编辑,负责每期提供一篇稿件,另外还得审查交上来的稿子。

周小云对这种热情有些吃不消,偏偏有几个女生很是眼热说了几句酸不溜的话。

谁能保证在漫漫的时间长河里还能一如往昔的爱着那个男人?

周小云恭喜周小霞道:“小霞姐,有情人终成眷属,恭喜你和潘峰了!”

这么一闹,书是看不下去了。等出了宿舍后大概已经下午两点了,周小云饿的肚子咕咕叫。

蒋潇丹和周小云正好相反,非常健谈,谈吐之间颇有见识。

竞选嘛,先是说自己的长处再来就得说自己当上班长后的计划与打算,甭管能不能做到先得说才行。

讲完后李天宇和刘璐郑浩

没有竞争就没有动力,没有动力哪来好的成绩?有如此多的好苗子还愁以后竞争不过(2)班么?

邵蔷薇以一票败北担任了副班长,

剩余的话都被李天宇吻进了口中。

吃完早饭,还没等下楼,周国强夫妇就都来了居然还带着二丫。

小宝接过话筒,和大宝两人在电话里嬉笑了几句。

高三啊!

一番话把赵玉珍逗得很是开怀。

顾春来和我从一年级就是同学,住在一个村子里,两人好的就和亲兄弟差不多。他家的家境比我家里好一些,所以他常买来好吃的东西请我吃。

邵蔷薇满脸懊恼,要知道这钱可是她负责收的,忙忙乱乱的居然还收了张假钱,真是晦气。

小宝提建议道:“要么,吃颗晕车药吧!”

周小云就空着肚子上学了。

班级里再不复一开始的平静,说悄悄话的开始多了起来,窃笑声此起彼伏。男孩子谁不想仔细看看这一课?

嗯,都说女孩子十三四岁来初潮是很正常的事情。据她所知班级里大部分女孩子都开始有??了吧!

看着生物老师像卸下什么重担似的回办公室去了,周小云暗暗好笑。

自在

赵玉珍买的馓子估计足够赵刚媳妇吃一月地的,去的时候又把特地留着的蹄膀带上了两个

“妞妞乖,妞妞真听话……”

刘璐代为解释:“小宇哥第一志愿填的是n大学,和你一样啦!”

看分数吧!好多人在办公室那边看呢!”

“你考了多少分?”

周小云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可惜效果甚微

小云站到办公桌前,心跳简直无法控制。

六门的分数以语文最高,其次就是政治和英语,历史地理分数也不差,数学在六门中算是最低的,不过,也就被扣了十来分而已。

就拿这次买礼物给方文超的事情来说吧,周小云发动带的头,她偏偏插一脚要替收钱,最后还要跟着去买礼物。

几人中数周倩倩的年龄最大十一岁了,周小云最小刚九岁。一群半大孩子上路还真让人不大放心,周国强特意托吴有德来替几个孩子送去。

赵玉珍见大宝黑了些瘦了些心疼的不得了,直嚷着要去买点好吃的给大宝好好补补。

现在又被大宝提起了痛处,二丫顿时晴转阴嘴巴撅了起来。

不过,其实有很大的成分都是这样的啦!

看着自家的孩子出落的一个比一个机灵,赵玉珍欣慰的笑容一直就没停过。

周小云抖落一身的鸡皮疙瘩,诶,看又高又壮的大宝撒娇还真是让人严重不适应呢!

这也算另类的父爱了吧,呵呵!

赵玉珍实在管不了他索性随他去了。周小云有时会想,大宝的个性本就如脱缰野马,再加上父母的放纵,难怪长大会变本加厉。

不得不提的是王晶晶分在了3班。而许美丽居然也在3班。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总算都大了几岁,见面不像以前那样大眼瞪小眼的了

没等周小云说话,大宝就不乐意的反驳了:“爸爸,你说的那是我吗?”

居然把红烧肉吃的光光,周小云看着空空如也的盘子心里有几分自得

赵玉珍在旁边笑眯眯的,提到自家女儿这个男朋友赵玉珍也觉得挺有面子的。

车站外面熙熙攘攘的,实在不适合一诉衷肠。

然后又对大宝说:“哥,你不是说你们也放假了吗?晚上再回队里住多不方便,我这房间就留给你住了

转悠了半天,周小云看中了一件男装,催促着李天宇去换上,等李天宇出来后周小云眼前一亮。

周小云皱起眉头,刚想说什么,就被李天宇阻止了:“行了,你去开票吧!”

李天宇心里缓缓流淌过感动和满足,有这样的一个女孩一直陪在身边,此生更有何求?

大宝特高了不少,站在周小云身边整整比周小云高了一个头。这走倒哪儿都像个小男子汉了。

周国强回来时又带了一箱苹果,等苹果搬下来的时候,几个孩子都高兴的过来拿苹果吃。

大宝人高力气大,轻轻松松的把箱子抗了起来放在肩膀上,喊小宝和他一起去。

沈华凤吃着苹果对周国富说道:“这苹果可不是专门给咱们吃的,八成是想给老二家又怕咱们会眼红才又带了一箱给咱们

等办酒席那天,周国富请了不少的客人。

还没等出去,堂姐周小霞就找上门来了。

半年未见得好友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李天宇早呆住了,从方文那句话说出口开始他就一直愣到现在。

周小云为哥哥的点滴变化感到欣慰,时常在父母面前夸大宝。

就拿练字来说,其实她前生水平很一般,没有毅力去练,可是她现在七岁的外表下是一颗成年人的灵魂,她的毅力连自己都为之惊讶。

习惯了妹妹的独裁大宝也没想起反对点了点头答应了。

课间休息学生都跑到外面活动,周小云没精神不想往外跑,趴在课桌上假寐。

周小云没好气的说道:“你喜欢让给你好了。”

嚯,一堆人在围观,中间不就是她那宝贝哥哥和李天宇么?

“哥哥,你这是干什么

围观的学生叫闹事的主角撤退了,再待这也看不到什么激烈的场面了也就都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