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平台 > 第105章:求生害义

大宝嘴里塞满了肉,不住点头。

等成绩正式放到学校的那一天,五年级的学生们一窝蜂的都到班级里等着

周小云刚想摇头就见李天宇插话了:“高丛帅,你凑什么热闹啊!人家周小云自己有车干吗要坐你的车?”居心不良的一律滚的远点!李天宇内心深处出呐喊声。

没关系,只要过了就成。及格万岁!

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好好学习。

我从刘璐口中听到很多关于她的事情。

就是

周小云松了口气,觉得外面的空气真是好啊!新学期又开始了,周小云迈着愉快的步伐走进了教室。

秦雪得意的展示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滑雪衫:“看我身上的滑雪衫漂亮不?这可是今年的最新款式,很贵的,一百多呢

老天爷,别再和她开玩笑了啦!她的心脏经受不住这么大的“惊喜”啊!周志海朝周小云挤挤眼进教室去了,周小云又好气又好笑又找不出话来说他。

说少了,人家不信。

周小云和李天宇商量起笔名:“喂,你说我起个什么笔名呢?”总不能用原名。

结果到那一看,周小云手里根本什么都没有,信手在黑板上写了板报题目。漂亮的正楷字让郑浩然大吃一惊,再特没脸在黑板上写一个字,灰溜溜的把准备好的材料让周小云写了算事。

反而是因为做了村会计之后到周国强夫妻摊子上买肉的人更多了些。

杨帆问道:“邵蔷薇,你不是住在临县吗?这么一大早的你怎么过来的?”

刘璐“唉哟”一声叫了出来:“你还真舍得下手啊,痛死我啦!”

三零一的宿舍门敞开着,钱朵朵和蒋潇丹都来了。

周小霞撅着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过些日子,刘璐的爸爸刘正清特地过来了。

到了刘璐家后,李天宇的父母也都在。

。”

嘴上安慰着?,其实自己心里何尝不想念大宝。

二丫不乐意的晃着赵玉珍的手,要求平等待遇。

咿?那个在投篮的不是林波嘛!

周小云和刘璐两人像运水工似的左右手各拿两瓶水回来了。

说来也奇怪,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到了一起就会有这么多的话说。

周芳一家来时放了一挂长长的鞭,还买了一大块被面和一床被子。这是农村挂梁时的习俗,嫁出门的姑娘要买些东西回来的。当然不用真正挂在房梁上,可是确实要买好挂起来的被面床单被子毯子之类的东西。

正中的一间是堂屋相当于后来的客厅,东头房是周国强夫妻两的卧室,西头的房间留给大宝和小宝兄弟俩。

然后就是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

这让其他的同学收起了玩笑之心。都认真的练习起来。别看教官挺年轻。可是一丝不苟体挺认真兼且不留情面。还是注意点好。

越说越生气,越想越来气,赵玉珍抹了把眼泪。

沈华凤咕哝道:“以后还不是四家平摊。”

赵玉珍的娘家光景也不错,但是有个弟弟老大不小的还没结婚,等结婚时还得张罗着买家具什么的,哪好意思张这个口。

,眼珠骨碌一转就是一主意:“我还是等你一块走吧,我一个人回去多没意思。我跟你一起去周小云家。”

周小云静静的就这么躺在李天宇的怀里,懒懒的,连眼珠都懒得动一下。

玩的是时下很流行的扑克游戏,八十分。一方是地主,另一方负责得分,分数必须满八十分才能获胜。

周小云心知肚明杨帆是为什么不来,懒的去揭穿李天宇的这一点小把戏:“嗯,那我们去吃早饭吧!”

楚婷婷点点头:“买好吃的那是当然,我们筹集点班费吧,连带布置一下教室。大家看班费收多少合适?”

都要加油啊,别让女生们看不起男生笑话男生无人哪!”

他默默的数一数,班里共四个组,一二组七排位置三四组六排位置,周小云坐第一排,恩,我不是也到了第五排了么?距离越来越近了,呵呵!回家的时候,大宝双腿酸的根本踩不动自行车。

周小云心??下来,这个年纪的少男少女们谁不迷小虎队呢?什么《

得了,给哥哥买一盒吧!

男人这时候的厚脸一览无遗:“大不了,不要周小云出房租了,房租由我来出好了。”

周小云一心以为方南终于销声匿迹了,放了不少的心。

周小云翻了个白眼:“李天宇,你是来考试的吗?

李天宇还想再和周小云“交流”两句,结果监考老师已经拿着试卷进来了。李天宇叹口气闭嘴准备考试。

逮着放假的功夫,周小云骑着自行车到舅舅家玩一天。

王晶晶还没张口说话先叹了口气,说道:“我估计我这次考的一定不怎么样,数学题有两大题都没把握,答案和周小云都不一样呢!”

“小云!”

总之,不知不觉中,周小云成了三人中的灵魂人物。

周小云没看出李天宇的内心活动,犹自笑道:“我以后要是每写一本小说都能出版那该多好啊!”

周小云肃然起敬,真心地祝福道:“希望你们以后能幸福!”

最好的是围脖上端有绳子可以拉紧,再打个扣就是一顶帽子。戴在头上还垂下两个毛茸茸的球,分外有趣可爱。

小宝听了周小云的话后哈哈大笑:“姐,你正值妙龄,说什么老不老的。你难道没注意吗?好多男人都朝我们这边张望呢!”目标当然是周小云。

周小云想起二丫曾立誓要减肥的往事,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久不见了!”李天宇笑得无比愉快。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时隔几个月没见,再见到心中伊人真是让人说不出的愉快开心。

这大厅广众的,别表现的太过火了,周小云生性低调不爱张扬,若是惹得周小云不快岂不是得不偿失。

正想着,周小云忽然现教室门口走进来一个无比熟悉的人影。

有几个胆子大些的笑了起来。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正式开学了。同学们上午来报到,下午来领书打扫教室,至于排位置什么的就留明天再说。现在报过到的同学就可以先回去了,下午两点钟再来

说话简洁有力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这让周小云终于对这个倪老师起了一点好感。最怕?里?嗦型的老师,整天废话叨叨个没完一句话讲上五六遍,那可是最让学生头痛的。

郑浩然对许美丽可是早闻大名,两人虽说不在一个班级互相倒是都认识。

。而急脾气快人快语的王晶晶又一反常态的沉默下来,这能不让同学们议论纷纷嘛!

周小云隐忍的怒气终于在一次放学后爆了。

周小云看王晶晶

大宝小宝二丫都端坐在电视机前,哪儿也不肯去了。

说的肖军哈哈大笑,以后再也不好意思提起这茬了。

大宝从来都是禁不住夸的主儿,又开始飘飘然了

周小云偷偷的低下头笑了,帅哥谁不爱啊!

“方老师的普通话说的也很好,我们学校就属方老师说普通话最好了。还有,方老师写的毛笔字特别好看,听说过年时好多人家都买红纸请方老师写对联呢……”

听了舅舅的话后,李天宇暗自决定行动。

周国富连声说好,不管怎么说,弟妹们没一个缩头的反而争抢着出钱这让周国富心里很感动。

今天是周末,不少人带着孩子出来到公园里游玩踏青,人来人往的很热闹。

只不过现在的周小云绝对无法接受两人成为男女朋友。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周小云总是有说不出的别扭。

那时跳的皮筋是一种弹性很好的圆溜溜的松紧带,很多时候被用来做孩子裤子时缝进裤腰处,很便宜一角钱可以买上好几尺,谁家都是买上长长的捆做一团放在家里。很多孩子从家里的一团中剪下一截打个死结就成了女孩人人爱玩的皮筋了。()

这是一家很有特色的小吃店,专卖鸭血粉丝,算是当地最出名的小吃了

周小云想到李天宇工作的如此辛苦不由得叹了口气:“他待的这家公司什么都好,就是工作强度太大了。加班是常事,而且经常连周末都不休息。因为常会有软件开发的案子交给他们,所以有时候会连续好多天都加班。真是辛苦的很。”

小宝这一点和周小云十分的相像,都比较爱静。

学生们暗爽窃喜之时。年轻的教官心里也正得意呢!这光来硬压的肯定不行。偶尔也得让学生们轻松愉快一下。

岳璇看着周小云的洁白的皮肤微有些嫉妒,自己天天都得为这张脸皮打理上半天,哪像周小云似的洗个脸抹点润肤霜就出来了?

像周小云这么天天素颜见人的女孩子在大学里也不少见。不过,想周小云这么漂亮又不注重打扮的就少见了

周小云对这种热情有些吃不消,偏偏有几个女生很是眼热说了几句酸不溜的话。

良久,那头都没有说话。

周国强见一家团圆心里很是快慰。儿女们半年都不一定能回来一次,这大过年的总算是团圆啦!

周小云想到那个娇蛮任性的周小霞将要为人妻为人母觉得不大适应。

大宝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去替记账,周志海正好再旁边负责收礼钱糖。

周志民劝了半天败下阵来,宋明丽把脸一板,还没等说上两句,周志远就乖乖的走人了,围观家人都好笑不已。

周志远听了,立刻喜笑颜开。秦翰因为和岳璇分手也消沉了一阵。

大宝取笑弟弟妹妹:“你们俩太没见过世面了,这个价格哪称得上贵啊,你到稍微大的饭店里面瞧瞧,价格能吓死你。我这一来时候跟着队友们出去吃了两回饭,后来再喊我我都不大肯出去了。”

周小云微笑着和这个说话干脆利落的女孩子聊了起来。

迷迷糊糊刚要睡着的时候,钱朵朵和尹瑶她们几个6续回来了。

哇,居然是没看稿子直接背的。足可看出邵蔷薇花的心思有多少。

李天宇应了声,眼睛瞄了瞄周围,现四周基本没人胆子大了起来。一把将周小云搂进怀中。

李天宇见周小云不搭茬失望的叹了口气,和杨帆两人走了。

男生里溜出去打游戏机打台球的人真不少,被老师逮到后狠狠的批评处理写检讨书后依然故我的人大有人在。

呃,周小云也看过。

奇怪,路还是那么长的路,怎么现在骑着自行车觉得转眼就到了呢?看来,是这几年来回上学放学路走的太熟悉的缘故了。

周小云当然不可能拒绝,邀请刘璐星期五晚上就跟

从小,我就字典我是家里最宠爱的孩子。虽然,我的家里并不富裕,但是我的父母都非常宠爱我。还有我的爷爷?,都对我好的不得了。

我怎么厚着脸皮和她说话她都不理我。

我不知道心里的那股执拗从何而来,我明知道她不肯搭理我,我还是没事就向她借橡皮借钢笔问问题等等等等,即使她从不理我!

可是,为什么周小云考上的英明中学?

不过,不管怎么追问,周小云就是笑而不答。

不良商贩黑心老板也很多啊!

嗯,都说女孩子十三四岁来初潮是很正常的事情。据她所知班级里大部分女孩子都开始有??了吧!

其实林波身体上没什么大毛病,可能是家里父母对他的期望太高,也可能是他对自己的要求太高,心里上调试不过来

听说这法子很有效,林波现在精神好多了开始每天下床走动。本来预计休息一个月的结果两个星期后就来上学了。

周国强说着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没注意还把板凳给弄倒了,”嘭“的一声吓了众人一跳。

嘬着奶的小婴儿眼睛微闭着,好像知道有人在看她,居然睁眼看了周小云一眼。

其实细看,小表妹和自己的妞妞有许多不同之处。只有那双眼睛的确神似,在思女心切的周小云眼中不自觉的将两人的身影重合,越看越觉得像了。

。而自家两个兄弟过的都比自己好这让他心里颇不是个滋味,但是这种复杂的感情他很少表露出来,即使在妻子赵玉珍面前他也从不提。

周国强有些心酸,依着女儿的意思点了个炒土豆丝,看女儿大口大口吃的很香才觉的心里安慰了些。

周小云把自己的新裙子和新鞋子收好等后天去县里再穿,她躲到屋里继续去练吹口琴了。既然父母都知道了比赛的事情她也就没有遮遮掩掩跑到背地练习,就在家里练了起来。

周小云想了想对玛琳娜说道:“谢谢你,不过,我想等考研成绩出来以后再考虑工作的事情。”

周小云推辞了半天,见大宝还是坚持,只好答应了下来:“不过,哥,还是等过两个月再替我买吧!我现在还住宿舍里不方便,电脑也没地方放啊!“

正在嬉闹之际,李天宇听到了一个不太想听到的声音。

凭他几年在学生会的资历还有每年都得奖学金的荣耀,再加上丰富的打工生涯,倒是不愁找工作。

有位三十多岁的编辑叫袁永才———这名字可真够俗气的,微秃的脑门,不高的身材。

华若雨没看出这人的眼神不正常,居然还感慨着终于遇上好人了。

叶兰见是周小云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周小云,恭喜你了,你这次可是咱们县的文科考试状元呢!”

周小云忽然觉得有些惘然,回顾待了几年的班级和校园。

她准备除了集体这份自己再单独买一份礼物,表示自己的心意。至于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