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平台 > 第141章:冤沉海底

结果,凤轻尘还没有想到妥当的说词,九皇叔就先下手了……1339资格,生而高贵

1;148471591054062“就算有事,你也管不了。”九皇叔把凤轻尘勒在怀里,紧紧地不让她动:“他们都是成年人,不需要你为他们操心。”有功夫,不如在他身上多花一点心思。

“我父亲只有我一个女儿,也就是说凤离嫡系血脉,到我这一代就要断了。”这也就是凤离族人生二心的根本了。

实力没人强,认了!

九皇叔轻轻地吻了一下凤轻尘的双唇,转身走了出去,听到关门声,凤轻尘并没有睁开眼,而是伸手碰了碰自己的唇,眼角有一颗泪珠滑落。

三王爷表面不显,可实际上还是受蓝九卿的杀气影响,心神有些不安,迎上蓝九卿那双冰冷的眸子,三王爷下意识地避开,说道:“这么说来,你是为了本王手中的九州地图而来?”

除了雪狼外,大家都没有玩闹的心情,都在默默地为明天做准备,做好心里准备。

十八骑在犹豫片刻后,重重点头,暄少奇却连想都没有多想,便决定一同前往,要不是有凤谨羁绊,左岸也会毫不犹豫跟来。

找孙思行一起吃饭的愿望落空,凤轻尘只好一个人去用膳,刚到达饭厅,管家来报,九皇叔来了。

另外也把她找云潇和王锦凌帮忙的事情说了出来。

好在,九皇叔不是眼里融不进沙子的人,将士们浴血杀敌,拿拿博富贵,这些也算是他们该得的,九皇叔不在意拿这点东西收买人心。

这话特别欠揍,凤轻尘觉得自己手痒了:“百来倍的利润你还不满足,你想怎样。”数百倍的利润,能让人铤而走险,果然战争财最好发,难怪那么多人近挑起战争。

“既知是皇上的试探,为何还要应战,你有的是办法让洛王的人出城。”

“我要最好的木头,防潮、防尘、防火、防蚁。”

这个时候他们两个就不应该有肌肤上的接触,只要一碰他就有想要凤轻尘的冲动,心底的欲望怎么也按捺不住。

凤轻尘点了点头,却没有王七那般轻松,在战场上的经验告诉她,无论战斗是不是针对他们,他们都无法避免卷入了这战斗中,除非战斗结束,不然他们的处境,绝对称不上安全。

事实证明,凤轻尘的担忧是对的。

抬头,看到凤轻尘没什么血色的脸,蓝九卿才知道凤轻尘没有说谎,安慰道:“是我的错,下次我会注意。”

“嗯。”豆豆重重地应了一下,表示自己死也不放手。

他就不信,他拿这碗粥没办法。

“是。”秋雪虽不情愿,可终归不敢违背苏绾的命令,委屈至极的跪下来。

“秋雨姑娘客气了,这是卑职该做的。”南陵侍卫首领刘大人不敢居高,一脸谦虚。

暄少奇和玄月宫主都习以为1;148471591054062常,可凌堡主却有那么些不是滋味。在他地盘抢他的风头,九皇叔凭什么?

这样的氛围九皇叔并不讨厌,他虽无法融入进去,但冷眼旁观却不是什么难事。

苏文清回到苏府后,一直闷闷不乐,脑中一直是凤轻尘那张明明不怎么漂亮,却让人无法忘记的脸。

凤轻尘自认不是敏夫人的对手,乖乖地闭嘴站在九皇叔身边,可敏夫人却不打算放过她,开口的第一句就是针对她。

心外科手术是一种美学,这一点也不错,这是凤轻尘第一次心无旁骛、单纯欣赏孙思行下刀,配与孙思行严肃自信的表情,这一场手术绝对是视觉盛宴。

卑微也罢!

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大年初一,凤轻尘的确如九皇叔所想的那样,高高兴兴地合不拢嘴。

凤轻尘的身子不稳地晃动了一下。

“嗯。”九皇叔这一次很给面子,虽然没有正眼看凤轻尘,却应了一句。

“是,公子。”护卫恭敬应是,又小声请示:“洛王府的护卫呢?”

“不过,天宇要去北陵的话,让他帮我留意一下思行的消息。凤离幽歌说,思行进山后,就一直没有消息传来,就像是失踪了一样,我真担心他出意外。”

“公主是女孩子,平时就是呆在宫里,现在出宫也是去玄医谷。玄医谷那个地方,不比宫里防御差,公主在玄医谷肯定不会有危险,这可真是一个轻松的好差事。”暗卫二十五也很向往。

太天真了!

看到暄少奇护送凤轻尘回房,看到他们在院门口依依不舍,这样他还能不生气嘛。

“哼,都是你。”凤轻尘气恼,找不到罪魁祸首,只好找九皇叔了,重重在九皇叔脚背上一踩,大步离去。

九皇叔的马车,受到不明人士的攻击,护卫被牵制,九皇叔和凤轻尘在逃跑中,被震天雷击中,人……不见了!

凤离一族,也是有敌人的,这些敌人中,也同样有熟悉凤离嫡女的人,他不能让凤轻尘冒险!614脑瘤,让凤轻尘终生难忘

这个时候他似乎能想象,当凤轻尘对王锦凌说:“大公子,我能医好你的眼睛。”大公子失态的样子。

“九弟,神机营的事,你要怎么跟朕解释,九城各国每天闹得不消停,严重影响东陵与各国各城邦交。”这不是皇上第一问,可这却是最严重的一次,因为九城、玄月宫给皇上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了。

“什么意思?”皇上双眼微眯,闪过一抹精光。

是不是要把那些人全部杀人,才能解恨?

“你……”玄情一脸扭曲,眼睛往外凸起,嘴巴一张,一大口血水顺着嘴角往外流,低头看着刺入自己腹部的剑,玄情一脸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不杀我?”

那身形看着有点儿眼熟。

东陵九叹了口气,无视凤轻尘身上那些古怪的东西,只道:“凤轻尘,回去。”

凤轻尘苦着一张脸,望向九皇叔与王锦凌,两人很默契地别开脸,表示这事他们不插手,反正云潇也没有把主意打到他们的头上。

肠痈症,指肠道部位的疾病,肠痈放现在来说,就是指急慢性阑尾炎、阑尾脓肿等,是外科比较常见的疾病,严重者也会因此而死。

既然豆豆不会走,又要找思行看病,那就没有必要派人看着他,浪费人力。

凤轻尘知道王锦凌动了杀心,她何尝不想,只是……

“杀手联盟一向是由六大杀手组织的头头负责,这么说来,那六大杀手组织是想要合并了。”

这是异国他乡,不是东陵,就算她再独立也是一个女孩子,在异国他乡她两眼一抹黑,根本不敢乱走,九皇叔把她一个人丢下就算了,结果自己跑去青楼,也不说1;148471591054062个原因。

佟珏和佟瑶只感觉今天的凤轻尘好像不一样,白衣墨发,素颜朝天,明艳的五观似乎比平日更加得娇艳动人,行走间隐约有几分风流之姿,举手投足似有一股媚惑的气息。

“报……”一着轻甲的侍卫,没命的往前跑,老远就高喊了起来。

西陵天磊眼中闪过一抹不满:“夜少主呢?”

机会难得!

幸亏师兄的年纪比九皇叔还要大,不然九皇叔肯定要吃醋了。

这个时候,他宁可凤轻尘大呼大叫,这样他心里好过一点。

只不过,她现在太弱了,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所以才会成为别人攻击的对象。

“这就是玄医谷谷主不传之秘药:雪莲百花膏,玄医谷谷主不是说这药只送不卖吗?你怎么拿到的?”孙思行双手捧着玉盒,一脸的惊喜。

邰邵早已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丝毫不见之前的狼狈,风度翩1;148471591054062翩地九皇叔做了个小揖:“九皇叔大驾光临,邰邵有失远迎,还望九皇叔恕罪。”

“哼……果然是想要引我上勾,血衣卫准备这一出戏很久了吧,想要拿我?你们有那个胆子吗?”凤轻尘似乎早就预料到一般,完全不在意被人包围。

唉……凤轻尘叹了口气,一副烦恼的样子了,不愿意再提此事,这件事估摸着,还要她和暄少奇自己协商,只要暄少奇不咬着婚约不放就行了,横竖她不想嫁。

南陵此次不是对东陵出兵,而是以帮助邰城复城为由,朝邰城驻兵,联合邰城旧部,要求东陵从邰城撤兵。

当然,皇上会同意,也是因为那人本身实力不凡,在南陵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将,亦是和凤战交手过的老将,可没有想到……

满朝大臣不敢言语,大殿内的气氛分外凝重,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喘,好半天才有一位老臣,颤颤抖抖的走了出来:“陛下,此战我们不能败,既然领兵的将军无能,臣恳请皇上阵前换人。锦凡皇……咳咳,公子擅战,臣拟推荐锦凡公子出战。”

透过牢房上面的小窗,九皇叔双手复在身后,看着天空喃喃的道:“凤轻尘,这伙你应该出去了,放心,你的委屈不会白受。”

宗人府大牢的牢头一听到这个消息,当下与自己的副手对视了一眼,朝那人点了点头,那人揪了个机会,立马朝牢房方向走去。

“西陵长公主被训斥后,一直闭门不出。暗中监视的人来报,长公主一直没有死心,正在说服支持她的人,暗中去抢凤谨少爷,同时游说隐篱先生,让隐篱先生支持凤谨少爷,凤谨少爷会认隐篱先生为父。”

鬼将战斗力非常高,甚至能指挥鬼兵。1;148471591054062

“对。”九皇叔脸色稍霁:“既然是鬼兵,就没有必要再打,明日,寻出鬼将。”

“正好,今晚可以好好休息。”暄少奇一撩衣摆,直接坐在地上。

强大的威压扑面而来,凤轻尘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压碎了,呼吸一窒,脸色刷得一下就白了,差点就往前扑倒了。

诚1;148471591054062如九皇叔所想的那般,陈家所求不小……1681秘道,你会怎么做

凤轻尘想不明白,他好好的少主不当,掺和这些事是嫌命太长了吗?

在九皇叔和凤轻尘商量,明天如何不动声色去西区别院探查时,蓝景阳也找上凌天,要凌天安排他离开的事。

面对凤轻尘洞悉一切的眼眸,南陵锦凡有一瞬间万分难堪,就好像自己是个小丑,洋洋得意在凤轻尘装疯卖傻,结果人家早就知道,可南陵锦凡终是南陵锦凡,不过刹那,南陵锦凡便若无其事的朝凤轻尘笑起来。

“有,你是我的病人,你把生命和健康交给了,就要信任我,而且必须信任我,只有这样我才能继续医治你。病人不会选择自己不信任的大夫,同样大夫也不愿意医治不相信自己的病人。”

前面有个平台,有十几步台阶,凤轻尘和九皇叔走了上去,平台上有几具凌散的尸骨,凤轻尘看了一眼便道:“那是狼骨。”

忍,忍,忍。今天九皇叔占上风,他忍了。

这个男人真能装!

凤府的护卫也有不少受了伤,凤轻尘带着这一群伤兵从血衣卫退出来,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输得很惨呢,可马车里的佟珏和佟瑶却很明白,今晚的交锋,他们完胜,因为……

“看样子,皇城的局势对九皇叔很不利。”王锦凌的看法和九皇叔一样,洛王的人敢如此嚣张,不把九皇叔看在眼里,定是皇上授意,要借机打压九皇叔的气焰。

软骨头都比给人当枪使的好。

天价悬赏不仅仅吸引了杀手,还吸引了无数想要那笔银子的人,就如同当年的陆家,只因为银子,就被西陵一锅端了。

这样的轻尘没有什么不好,乱世将显,一味的慈悲只会把她身边的人累死,这天下没有无辜的人,。

王锦凌递了一块帕子上前,准备替凤轻尘擦手,凤轻尘却直接接过帕子,擦了擦手,随手就将帕子一丢。

凤轻尘这个时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对他们来说可是极大的损失,同时亦说明他和步惊云的失职,九卿肯定不会放过他们两个。

当然,这并不是九皇叔下的令,那时候九皇叔还没有这么大权利。

虽说凭这些人不一定能破城,在大军面前武林高手也嚣张不了多久,可战损会很严重,而这是清王不想看到。

在王家,王锦凌不知道哪些人是敌,哪些人是友,这个法子虽然风险很大,但绝对实用,经此一事,正好可以考验一下手下的人是否忠诚。”这也就是对凤轻尘,要是别人问,九皇叔根本不会解1;148471591054062释这么多。

她无父无母,只有一个人,如果生产时出了意外,谁来主持大局。

凤轻尘走后没有多久,暗卫便现身了,四个暗卫面面相觑,露出一个只有自己才明白的苦笑。

原本,按他们的意思,这十二人就算不杀,也得灌聋灌哑,免得她们日后骚扰凤姑娘,或者乱说,可想到凤姑娘有恩报恩的性格,暗卫便没有下狠手。

他们身为孩子的亲生父母,肯定要比王锦凌那个义父,享受更多才是。

“凤轻尘,你算什么东西,你连作大公子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心在泣血,九皇叔不愿意再说话,转身朝苏文清所在走去

“胆大包天,这是洛王殿下心善,不与她计较,不然她早就死了几百次了。”

“没教养,果然如传言所说的那般无知粗鄙。”

凤轻尘当作耳边风,朝东陵子洛道:“洛王殿下,如果你同意的话,还请殿下准许轻尘回凤府准备一下。”

他母后、他皇妹,现在又是太医们。

东陵子洛想到这里,决定将凤轻尘的无理忽视掉。

凤轻尘张嘴正想再寻问,却突然发现不对劲……

对,一定是这样。

这些年来,有不少关于前朝宝藏的消息,只是始终没有出现一个确切的目标,现在终于暴出一个重要人物,四国各城的人哪里肯放过。

想到至今未到的太医和国师,管家心中更是悲凉,同时亦庆幸,他家王爷做了决断。

九卿的目的是什么,步惊云明白,可即使明白他也没有办法阻止,因为九卿所做和所说的都是对的,宝儿要嫁给九卿,就必须接受九卿的一切……

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少女,如此大起大落,没有崩溃已属不易,凤轻尘懒得为难她,将茶杯一放:“安平公主,起来吧,你这个样子传出去,我合府上下都要陪葬。”

凤轻尘木然地站在原地,面对安平公主的指责,她无法反驳,曾经的事……她记得并不多,可也知道安平公主并没有夸大。

那时的凤轻尘,确实没有资格做亲王妃。

“啊啊啊,茅房在哪……”谢三就好像后面有鬼在追一样,拔腿就跑。

清王没疯,可江南王、云潇等人却是要疯了,他们在这里等了一整1;148471591054062天呀,都快成望夫石了,结果了……

“不能叫弟弟?那我要叫什么?”小八歪着脑袋,看向王锦凌。

“轻尘,你,你……终于肯原谅我了?”九皇叔狂喜,这个时候什么冷静、理智通通都抛到九霄云外,他只想紧紧地抱住凤轻尘,告诉她,他此刻有多么高兴。

洛王摆明是看到义诊的功劳,要来摘桃子。

连声音都这么魅惑,老天爷真是不公平。

“本王给你揉揉。”大手顺着内衣,滑到腰间,不轻不重地按了起来,凤轻尘忍不住嘤咛了一声,结果……

“凤姑娘,来之前我已清点好族中可以出售1;148471591054062的牛羊。其中可出售听牛三千头,羊一万头,凤姑娘你要买下的话,我们不要银子,你只要给我们粮食和盐就行。”木扎赤很激动,被风沙吹黑的脸,此时通红通红的……

“好强。”凤轻尘不懂阵法,她只知道种竹子的人,利用人的视觉落差,用这一排排竹子,让人以为这是整片整片的竹林,除了竹子外什么也没有。

九皇叔也不着急,饶有兴志地看凤轻尘蚂蚁挪步,反正不是他等凤轻尘去救命。

“我现在也不是一无所有,我有兵权有族人,我也不是好欺负的,再说了,就算我这里使不上力,不是还有你嘛。作为东陵摄政王,你不会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吧?”凤轻尘下额微抬,一脸傲气地看向九皇叔,小模样要说多得瑟就有多得瑟。

上面的风景真好。雪狼有些陶醉了,能站在九皇叔和凤轻尘头顶上的人,可没有几个。

“本王病了。”九皇叔精神抖擞,不见半丝病态,偏他说得理直气壮。

死道友不死贫道,西陵天宇你就多担待一点。

表现的这么明显,凤轻尘鄙视的瞪了云潇一眼:“你放心,我不问王锦凌的事,也不管王家的事,九皇叔既然出手了,王锦凌就不会有事,王家也轮不到我来操心。”要连这一点信任都没有,她也不会和九皇叔纠缠这么久了。

被整个杀手界惦记,还能谈笑自如,凤轻尘这样很好,她就这样很好,哪怕身上有天大的秘密也没有关系。

陆家的宝藏这个倒没有什么,南陵锦凡想要借此威胁九皇叔,几乎不可能。符临和宇文元化愁的是前朝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