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平台 > 第153章:厕足其间

夺舍!

无双月剑剑灵、小胖子,则振奋大笑,“好,好,太好了,小娃娃,快吞吃‘聚神丹’凝聚神识,然后修炼,把这个魔头给炼化了!到时我看他还怎么嚣张!”

“这就是‘聚神丹’?”苏放接过玉盒,打开来一看。果然,见着一枚有着三道灵纹的灵丹,静静的躺在玉盒中央。

盛鸿咳嗽一声,腰杆又略略弯了回去:“些许小事,不足挂齿。”

谢明曦扬了扬嘴角,似笑非笑:“才子佳人的话本,读来无甚趣味。不如我找一本风月艳情之类的书读给你听如何?”

椒房殿里的空气如凝滞一般,一旁伺候的宫女们,连大气也不敢出。

顾山长冷然说道:“便如你娘亲,辛苦赚来的束脩,全数被江家人勒取。唯恐你在江家受半分委屈,这几年来,忍受屈辱,一声不吭。”

盛鸿也是装模作样的高手,亲切热诚地喊了一声顾山长。

很显然,顾山长已生出收徒的心思了。只是要再暗中考察一段时日再做决定。

男子多风流自赏,纳美妾亦是常事。凭什么谢皇后就有这么好的运道,自己的夫婿甘愿自损名声,以荒唐的举动对抗俞太后,为谢皇后挡风遮雨?

此时的谢云曦,也在奋笔疾书。

谢明曦只当不知,放下笔,稍微活动手腕。

万幸此事颇为顺当,等收了卷,一切便尘埃落定。

李湘如已经做好了和谢明曦冷脸相对互相讥讽的准备,却未料到,谢明曦冲她挑眉一笑,便转回头,和林微微继续说话去了。

俞太后嗯了一声,不再多言。

谢明曦深深地看了六公主一眼,并未否认:“是。”

四皇子面色泛白,跪下辩白:“儿臣万万不敢!请父皇明鉴!儿臣手段是急切了些,不够,绝不会任意栽赃,更不会找人为盛渲顶罪!”

“阿渲!”

正低声说笑,盛鸿抱着阿萝过来了。

她天赋出众,什么都是一学即会举一反三……哪怕如四皇子那等凉薄无情,哪怕四皇子从未真正喜欢过她,也满意她的伶俐柔顺。也因此,她才得以在后宫中立足。

一开始知道此事,顾山长错愕震惊,还有几分被欺瞒的恼怒。

萧语晗终于看向谢明曦,声若游丝:“谢妹妹,我怕是熬不过这一劫了。只盼你日后能善待芙姐儿,将她视若己出。”

淮南王世子畏父如虎,不敢反驳,唯唯诺诺的应下。

“你们快些住手!有事只管冲着我来,别伤了父亲!”

像今日这般被简单直接“请回”的,还是生平第一回。

不过,真是分外解气!

……淮南王府被灭门的惨事,在皇室宗亲中影响极大。

穆梓琪鼻子一酸,眼眶一红,哽咽着喊了一声“娘”。

一直隐忍未发的楚将军,终于忍不住发难:“尹大将军口口声声夸赞廉将军有领军之才,听闻廉将军以两年之功,练出五千精兵。不知我等可有幸领教一二?”

尹大将军心里一松。

“往日我是个不得宠的皇子,好在做了蜀地藩王。在蜀地,我能令师父一展所长。阴错阳差之下,我坐了龙椅。我既为一朝天子,我的师父,自然有资格做将军。”

盛鸿挑了挑眉,果断地说道:“有什么话,等出来再说也不迟。他们不肯出来,你领人下去,‘请’他们出来。”谢云曦涨红着俏脸,色厉内荏地回道:“当然听得懂,我学业好的很。不劳你操心!”

丁姨娘目中泛着水光,哽咽着低语:“我们两个自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姨母去世前,为你我立下口头婚约。只恨没有正式定亲。害得我名不正言不顺,白白让出了正妻之位。”

谢明曦确实在有意讨顾山长欢心。

一盏茶后,海棠学生的学生们齐聚乐室。

俞皇后笑着打趣:“平日让你进宫,你推三阻四,总是不肯来。今儿个这太阳莫非是打西边出来了?怎么一大早便来了?”

要事?

此时,那层厚实的面具,却有了裂缝。

廉夫子放心不下,再三追问:“真的没问题吗?若实在不行,明日临时换人便是。”

六公主美丽阴郁的脸孔,迸射出令人心惊的寒光:“我是盛安平!是大齐的六公主!”

“娴之也是个刚硬脾气。淮南王府前去送礼说情,被她毫不客气地拒之门外。今日又张了白榜,将盛锦月之事公之于众。”

“淮南王府因此事大大丢了颜面,只怕会心生怨恨……”

而俞皇后,则属意三皇子。

天子下旨,平息流言。俞太后碍于颜面,也在宫中下了封口令。原本传得沸沸扬扬的流言,果然很快平静下来。

后来她愤而动手,将谢元亭揍得鼻青脸肿惨叫连连。远在京城的谢钧特意打发人送了厚礼至老宅。至此,她便如手持尚方宝剑一般,靠着凶悍泼辣和一身蛮力,将谢元亭治得老实服帖。

已经在书房里独自待了几个时辰的四皇子,满腔的怒意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引燃,旋即喷薄而出:“滚!”

“我就是质疑!”李默面无表情地接过话茬:“盛渲追随殿下,众人皆知。他哪来的胆量刺杀七皇子?殿下说自己半点不知情,谁能相信?”

……

“殿下说得没错,只要皇上相信殿下,殿下就是清白无辜的。我一个无足轻重之人,有何资格质疑诘问殿下?”

堂堂李家嫡女,惜败于区区谢家庶女之手!

林微微故作讶然:“原来竟是李姐姐考了第二。虽比谢妹妹稍逊一筹,也已很难得了。”

方若梦定定神应道:“当然不止。我堂姐堂妹都一并来考了。只是,唯我一人考中而已。”

盛鸿:“……”

绵中带刺,话里藏针!

今日从丫鬟口中听闻蜀地“趣事”,李湘如阴郁的心情果然有了好转,笑了起来:“这个蜀王,什么荒唐事没做过。以前还男扮女装去书院读书。也唯有他会做出请廉夫子进军营做总教头这等事了。”

终身未嫁的顾山长是女子中的异类,身手出众擅长兵法愿进军营的廉夫子,就更是异类了。

蜀王闹出的荒唐事,谢钧这个岳父也颇受其苦。

贵妇们继续鼓掌!

俞皇后任凭四皇子跪了片刻,才淡淡道:“别跪着了。待会儿皇上来了,还以为本宫故意苛待你。”

这些念头一闪而过,很快被俞太后按捺下去。

夫妻情意再深厚,有些话也不能说。此事,顾清一直瞒着昌平公主。

时间一晃,又是半个月。

铁一般的事实证明,靠脸吃饭的男人完全可以将此事业发扬光大!

谢明曦和颜悦色地吩咐:“我身边丫鬟,数你针线活儿做的最好,照着这个荷包,再做十个。”

话音未落,丁姨娘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眼前:“明娘!”

盛鸿端起酒杯,和林微微对饮三杯。然后,没等方若梦起身,便主动对方若梦笑道:“我们也对饮三杯如何?”

盛鸿一脸为难:“明曦和我说过此事了。她的性子你是不清楚。别人待她一分好,她少说也要还一百分。这美人才送第三波,她已经命人到处买人,打算再送几波给皇兄……”

尹潇潇用力点头。

比试的时候,求稳的心态最要不得。

盛鸿确实是“孝顺”天子,散朝后便去了椒房殿,俞太后的凤榻边,一脸诚恳地请罪:“……儿臣已命刑部受理此案,严查到底,一定还俞家清白名声。”

对梅妃而言,建文帝是夫更是天。她的喜怒哀乐荣宠,全都系于建文帝一身。所以,才会这般卑微。

顿了顿,又苦笑道:“母妃没用,不得你父皇的欢心。日后,只能靠你自己了。”

建文帝的身后,诸皇子一并随行。

李太后最喜儿孙绕膝,乐呵呵地笑道:“罢了,都免礼吧!今儿个椒房殿里人多,也热闹得很。都别拘谨,各自去你的母妃身边便是。”

难得看到盛鸿吃瘪的样子,谢明曦被噎得哑口无言的情景更是难得一见。众人笑得颇为开怀。

虽然这么想太对不住女儿。

“鸿儿,”这三年来,梅妃只有在私下才会叫一声这个名字:“你恨不恨母妃懦弱无用?”

知晓这桩隐秘的,除了母子两人,便只有眼前的三个宫女。琴瑟湘蕙俱是年少随梅妃进宫,忠心耿耿。

盛渲陪着祖父用完晚饭,才回了院子。

谢明曦站起身,转头看了过去。

鲁王眼角干涩,不想再软弱哭泣,强自打起精神来转头。

盛鸿果然收了长刀,一本正经地拱手赔礼:“是我不知分寸,闹过了头,惹得四嫂不高兴,也令四王兄丢了颜面。一切都是我的错,还请四王兄四嫂大人大量,不要见怪!”

盛鸿自十一岁习武,满打满算也只练了七年!而他,可是自五岁便勤练武艺,至今整整十五年!

听着他低沉的声音,看着他俊逸坚定的脸孔,林微微心中思绪纷飞,如一团乱麻,想解也解不开。

林钰:“……”

俞太后以嫡母身份,弹压住盛鸿,以婆婆身份,压制谢明曦。一个孝字,令他们处于不利之地。出手对付俞太后,也不能摆在明面上。得迂回绕弯子,得做得不动声色,不落人话柄。

蜀王已安然脱身,梅太妃也不愿被卷进泥沼中,思忖片刻吩咐道:“琴瑟,你去库房找些相当的礼物,给静太妃送去。并言明我病中不宜出寝宫。”

……

俞皇后目中闪过冷笑,声音淡淡:“给莲香的月例用度再调一等。”

她们伺候俞皇后多年,深悉俞皇后的性情喜好。每次到莲池书院,都是她们两个近身伺候。

是啊!

两人一同行礼。

她对谢元亭“施恩”,又给谢元蔚“赐婚”,摆出一副礼遇谢家的态度,以此膈应谢明曦。

六公主扬起嘴角:“多谢父皇。”

六公主哑然片刻,低声问道:“前世在宫中,是不是曾有人想加害于你?”

……从来下手也没留过情啊!

她永不会忘记昔日好友。只是,眼前的六公主,也确实值得结交。叶秋娘面色霍然变了。

然而,心意是否坚定如磐石,只有叶秋娘自己心里清楚。

临江王喜好美色之事,必是真的。赵杨身为临江王府的侍卫,如何能不知这一点?为何还要怂恿她去临江王府做厨娘?

要么是俞光德无力再掌控俞家,在俞家族人的逼迫下点头同意王氏进宫。要么就是俞光德主动点头……

“这几年,能和你时常见面说话,能得你时时温柔照顾衣食起居,我心中已经毫无遗憾了。”

谢明曦深深看了顾山长一眼:“师父和母后闹翻了?”

谢明曦极其罕有的震惊了一回,脱口而出道:“林姐姐,你不是在和我说笑吧!”

以陆迟的出身,以陆迟的才学,根本无需外放做官熬资历。留在京城从六品官做起,不出意外,熬上十余二十年,便能稳稳地做一部尚书。

四皇子未再多言。

四皇子迈着轻快的步伐去了书房。

……

淑妃一直都是个小心谨慎又仔细的人。哪怕储君之位已稳稳落在三皇子手中,一日圣旨未下,便未成定局。她绝不会在此时轻狂得意。

……

俞莲池!

这样的她,有什么资格来干涉好友的生活?

顾山长和家中闹翻多年,极少来往。对嫡亲的侄儿顾清却极为疼爱。

阙氏看在眼底,心里暗暗发怯,下意识地瞥了徐氏一眼。

谢钧也知晓谢铭每晚去书院外等候谢明曦之事,亲眼所见却是第一回。和颜悦色地笑道:“二弟,快些过来坐下。”

直至此刻,徐氏才敢相信。

敲门声忽地响起。

谢明曦和六公主来往密切,人人看在眼底。阴郁少言的六公主,除了谢明曦之外,几乎从不和任何人说话。

六公主默默地长叹一口气,回到自己的床榻上,平躺下来。双眼直直地看着帐顶。过了片刻,转向内侧。又过片刻,转向外侧。

见到谢钧的刹那,穆大人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谢云曦头脑嗡地一声,反射性地怒喊:“你乱嚼什么舌头!”

拜师礼其实颇为简单。经过这一拜师礼,两人的师徒名分便就此定下。

谢明曦脑海中顿时闪出一串人名和脸孔。

几个年龄相若的少女,平日时有来往,彼此熟悉。

便如顾山长骤然“失踪”之事,谢明曦何曾在人前露过半分异样?连盛鸿也被蒙蔽在鼓里。

俞太后目中的寒意一闪而过。

是前世的“六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