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平台 > 第155章:同然一辞

里屋内,秦铮进去后,不多时,便上了床休息去了。他前两日睡多了,昨日晚上喝了大半夜酒,今早一早就带着她跑去了玉女河,回来后又下厨做饭,一番折腾下,自然是困倦不堪。

bsp;?? 谢墨含不再说话。若说这么多年来,从未曾见过秦铮对谁有心,他对妹妹的确是捧在手心里了。但愿以后,也能依旧如现在一般。

    谢芳华伸手捏起一颗蜜饯,对谢云澜嘟囔道,“好像是小孩子,喝完药还有糖吃!”

“我啊……”谢芳华穿透忠勇侯府的重重楼阁,望向皇宫那对世人来说的九重天阙,隔着厚厚的雨帘,她目光和雨水一般地清冷,“我回京之后,便和云继哥哥出手整合谢氏。如今才做了个开头,云继哥哥离开了。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当然是继续做了。”

。”

福婶心疼,日日给她炖汤滋补,侍画、侍墨等八大婢女本来都不会厨艺,这些日子闲来无事儿,插不上手,帮不上她的忙,除了只能帮着她分线外,到纷纷学起了厨艺,帮着福婶一起给她补。

谢芳华沉下脸,“他是冲着我来的,知道我想哥哥了,偏偏不让他回来。可恶”

卢雪莹难看的脸色顿时僵住,“你哥哥?燕亭?他也……喜欢她?”

“秦浩这个贤婿的确让老臣和夫人满意。”左相坐下身,面上僵色尽退。

“王兄自小栽培秦浩,不一定输了你的女儿。”皇帝抬手打断他,笑看向一处,“孙太医来了!倒是够快。”

皇帝看向谢芳华,见她脸色清清淡淡,孙太医诊断不出她的病,她也没什么情绪,像是经历得太多,已经习惯了,失望太多,便也无所畏惧了。他叹息一声,“孙太医诊断不出来不要紧,继续遍访天下医者,总有人能有神医之术。”

“皇上早先便说过,以忠勇侯府的能力,私下里神医不知道请了多少,怕是都请遍了,这绝顶神医恐怕真是不好找。”左相接过话道。

“父王,我没胡闹,说的是事实而已。”燕亭站直身子,将双手背负在身后,一副轻狂姿态,高傲地道,“冤有头,债有主。我做过的事情我自然不能当做没做过,做错了,自然不能推脱责任,也不能让别人代替我顶替责任,这可是父王您从小就教导过我的。”

皇帝看向左右相等人,“你们可还记得?”

英亲王从来不曾面对忠勇侯的怒火,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做。

“以前我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人背后下手来害。如今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我在的时候发生的,虽然没伤到我,但是牵连了在我身边的人。我这才觉得事情也许比我想的严重。有人是真的要我的命。”谢芳华这是早先就想好了的说辞,与其让皇上揪着秦钰来牵扯着问她,以免漏洞百出,那么不如都揽到自己身上,这样也合情合理。自然也撇清柳妃和柳氏,毕竟他们对准她,不符合动机。

受心血溢出喷薄万仞割心之苦,受世间人所不能承受之重。

包裹住也不过是一瞬间,霞光骤然从透顶消失,两道红色的光芒,分成两道,进了秦铮和谢芳华的心口。

画上的人,头戴金冠,锦衣华服,身处北齐王宫的花园内,正在逗笼子内的一只鹦鹉,画师功底极好,将他画得甚是传神,唯妙唯俏。

玉灼闻声看去,说道,“是京兆尹衙门来人了。”

刘岸等人也齐齐转过头去。

谢芳华吓了一跳。

“看来你是有心愿了!”秦铮垂下头,收了笑,低声道,“我也有个心愿。”

夜深了,外面忽然起了风,风声呼啸,吹得门窗刷刷作响。

谢芳华垂下接睫,摇摇头。

当然可以理解成他又被王妃落了脸面,所以心情不好。

听言立即应声去了。

侍画侍墨二人立即跟在谢芳华身后,也快步出了落梅居。

这副情形,谁都能知道早先是发生了什么。

秦铮对身后几人摆摆手,“你们先出去等着。”

“嗯,咬到了!”秦倾声音有些低。

秦铮瞅了他一眼,不理会她没好气,慢悠悠地道,“白莲草是不是被你拿回来了?都给我!”

时间。”

“看来还得回来福楼一趟!”秦铮对谢芳华道。

秦铮点点头,对谢芳华道,“你要什么药材,只管报给他。”

秦铮一言不发地带着谢芳华离开。

秦倾拿不准秦铮,但见他杀气明显,心底发寒,一时间没了主张。

“你说谁不自量力呢?来人!”秦倾被惹火了,对着身后挥手。

二人刚走出背街一角,便迎面碰到了程铭、宋方、秦倾等五人。

那人一挥手,一队人马继续向前走去。

饭后,秦铮不急着离开,对谢芳华道,“昨日我与娘说了,她下午睡觉的时间免了,会过来教你针织女红和闺中礼仪。”

“她那两盆仙客来总归不希望被你养死了。”秦铮道。

秦钰又一拍玉案,阴沉沉地问,“都是哑巴吗?话也不会说了?”

小泉子点头,“回李大人,郡主是今日早上回宫的,如今在太后宫里呢。”

秦钰走到窗前,看着窗外,天边云卷云舒,但他的心情也久久不能平静。

秦钰忽然对小泉子道,“去将李沐清和郑孝扬给朕找来。”

小泉子也惊了一把,没想到小王妃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可是皇上真一点儿消息也没得到。他连忙应了一声,就要跑出去。

英亲王妃从太后宫里出来,脚都没站,匆匆跑去了御书房。秦钰答应了

“这些案子,你确定都交给我破?”秦铮又挑眉。

谢芳华见他不欲再说,也不好再问。只是心里暗暗对他的话语有了一番计较和心思。想着无论什么话语都不会是无的放矢。总有他的原因。

谢云澜背着谢芳华向里面走去。

谢芳华趴在谢云澜背上,打量这一处宅院。这处院落没坐落于城内,而是落于郊外。两旁是山林树木,只独有这一排房舍院落。院落倒是极大。门匾上也没写谢氏府邸的字样。

二人齐齐颔首。

谢伊待二人身影离开后,小声对明夫人说,“娘,我觉得芳华姐姐和皇上好般配啊。”

明夫人点头,“芳华,你要小心身体,我到不担心背后之人出手,只是担心再伤了你。”

明夫人沉默地看着,保存了这么多年的被她视为比性命还珍贵的东西,一朝就这样轻易地烧了。她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觉得这也只能是谢芳华能做出来且会做出来的事儿。只有她这样的魄力,才能如此果决果敢果断地这样打乱谢氏隐卫多少年多少代的暗桩布置,重新洗牌。

谢芳华点点头,“说不准。”

秦铮眯了眯眼睛,“牵红线”

守门人小心地看着秦铮和谢芳华,试探地询问,“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您二人……”

秦铮“哦”了一声,“我听说今日右相府极为热闹,最出彩的当属荥阳郑氏的大公子了,今日护弟贤良敦厚的名声怕是传出京外了,假以时日,天下颂扬。怎么不见他”

“您将兰姨叫进来。”谢芳华道,“再吩咐个您信得过的人,守着门。”

众人看着谢芳华,这时候,即便翠荷的死触目惊心,但他们依然发现小王妃的脸色极其的苍白,身体虚弱,像是得了大病一样。早先见谢芳华来正院的人不解,半个时辰前,小王妃气色还是极好的。

英亲王妃回握住她的手,转身拉着她进了里面,坐在椅子上,对她道,“竟然在英亲王府,在我的院子里,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这样的事儿,如何不让人心里发寒”话落,她又道,“娘不是害怕,是觉得竟然连咱们府里也不安全了。”

大约两炷香后,刘侧妃、卢雪莹、府中一众侍妾、丫鬟婆子小厮都聚到了正院。

“那路途中呢再出什么事情呢”秦钰看着她,“你没找到他之前呢到底什么事情,非要你出京证实不是说好交给李沐清和秦铮的吗”

谢芳华闻言顿时笑了,嗔了秦铮一眼。

金燕也察觉了秦铮竟然对她笑了,态度转变得如此明显,让她暗暗心惊了一下。

谢芳华已经注意到那支朱钗了,玉质剔透,水汪汪的,如清澈的碧湖,透得能一眼看见底。样式到不是多新颖,就是当下寻常簪钗的式样,但是钗头镶嵌了两朵玉兰,玉兰栩栩如生,甚是致鲜活。整个簪子放在一众金闪闪明晃晃繁琐多样的簪环中不是太出彩,但是散发着清丽无华的熏光。

谢芳华没有看中的,便作罢。

    谢芳华目光立即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只见墙壁上有一面半开半掩着的门,显然里面还有一间暗室。她怯懦地缓步挪过去,站在门边,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对里面好奇又紧张地问,“云澜哥哥,你……你在里面?你怎么了?”

    风梨则是探着脖子,焦急担忧地看着内室里。

    又过了半响,里屋的屏风后有了动静,赵柯转眼间大踏步走了出来,到了门口,对谢芳华深深鞠了一躬,焦急地道,“在下求芳华小姐救救我家公子!”

    来到暗室后,谢云澜果然如赵柯所说,已经昏了过去。他眉心一团黑紫气尤其浓郁。**的上身经脉处有两团气似乎在交锋,不停地冲撞着他的身体,似乎想要破体而出。

谢芳华确实饿了,踱步走了过去坐下。

“听言,去将窖里放的那坛翠烟轻拿来。”秦铮对外面吩咐。

片刻后,秦铮忽然出了房门,走到她身边,轻轻伸手揽了梅枝,往她的花篮里抖,数片花瓣便落在了她的花篮里,他不说话,又够了一株梅枝,做着同样的动作。

荥阳郑氏这一坛深水,如今要曲线迂回除去,丝毫不能惊动,自然要明里宠络着,不能重处。更何况,荥阳郑氏刚与大长公主府结亲,也不应该此时撕破脸,太难看的话,对于江山不利。

大长公主意会,李如碧的样貌被打的是轻还是重,需要有人亲眼所见,荥阳郑氏才能酌情看着如何处理。她拉着金燕,也随后进了屋。

李如碧闻言立即说,“既然不能恢复原貌,不恢复也罢。”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没回答,将手中的金疮药和凝脂露递给他,对他说,“要看好了李小姐,这是药,刚刚我上药的手法你也看到了,每日换三次药,不能着水,十日后,视情况而定。”

秦钰抿唇,不再说话,对跪着的太医摆摆手。

谢芳华又点了点头。

谢芳华也不再说话。

小泉子压低声音说,“皇上发了很大的火,如今气还没消呢。”

多少帝王兴许就是这样耗尽心血熬枯了华发。

出来怕是就难了

谢芳华看着三人,不由笑了,“你们三个这是干什么忠勇侯府是嫁女儿,你们三个传扬出去,让人笑话。”

“怕什么笑话”谢云澜道,“百姓们不知道这其中阴险关联,可是满朝文武焉能不知道谁爱笑话谁笑话。若是让你自己进宫,我也不放心。”

谢芳华刚要再说什么,侍书匆匆跑来,说老侯爷请她去荣福堂。她打住话,应了一声。

其余三人闻言,与她一起出了海棠苑,去了荣福堂。

刚到荣福堂门口,听言匆匆跑来,气喘吁吁,惊慌失措,见到谢芳华,几乎要哭出来,“芳华小姐,太子和咱们世子不,侯爷一起回府了。说他亲自来接您进宫,侯爷让我提前来传话,您快想想办法吧”

谢芳华闻言眯起眼睛,“你是说秦钰和哥哥一起来了忠勇侯府”

“也罢皇上和太子这是料定了你推脱不了。”忠勇侯摆摆手,“秦钰那小子对你有心思,自然不会要你的命。也无非是让你不能大婚。去就去吧”

“有一些”谢芳华如实以告,“只是就看秦钰的心里是想要这江山,还是想毁这江山了。秦铮的法子,是制衡,但是不能解燃眉之急。”话落,她叹了口气,有些骄傲,却又怅然,“比起秦钰,秦铮毕竟是心软。”

谢云澜的手忽然五指并拢,忽然低声问,“哪怕嫁给秦铮,你会死,我会死,芳华,你都不怕吗哪怕忠勇侯府一直是你肩上的重担,你背负了多年,看不到它能完好再撑一代,你也不惧吗哪怕有了你爹娘,我爹娘的前车之鉴,活不了几年,老侯爷白发人再送黑发人,你也无畏吗”

“好,只要是你觉得对的,觉得值得的,觉得想要的,我就答应你。”谢云澜收了笑,伸手拿过了袋子,在打开之前说,“哪怕死,我也陪你。”

燕亭冲进屋,一眼就见到了他娘,咧开嘴角一笑,“给王妃和几位夫人请安!”话落,看着他娘,“娘,您也在啊!”

“虽然是这么说,但也不全是因为这个。我爹是嫌弃前来提亲的人家门楣太低。”秦铮懒洋洋地倚在座椅上,漫不经心地给众人分析,“立业是什么?自然是要他不但在朝中立足,还要官运亨通,他官运亨通了,娶的妻子自然不能是小门楣的人。说白了,我爹是看不上那些提亲的人家,想给大哥配个好的人家。”

&n

“没了!”林七摇摇头,京城那些满天飞的关于忠勇侯府小姐的传言自然是不必说了,再加之各府都有新鲜的事儿,已经热闹成一锅粥了。

只见崔荆、英亲王妃、谢墨含、谢云继都在屋中坐着,还有一个算是外来的人。正是李沐清。他坐在谢云继身边,正喝着茶。

13861827962,举人:养好久了,这两天一次性啃完,味道真的不错^o^,看着京门的这群少年少女,脑子不时就想到纨绔里的那一群,一样的恣意潇洒,一样的儿女情长,现在暂时把浅月和容景放书架上吧,跟着阿情一起看京门的风花雪月和荡气回肠……

谢芳华咬了一下唇,每天这个时辰已经起来了,若是再睡的话……

谢芳华感觉他蠢蠢欲动的情潮,实在是觉得男人和女人不能比,床笫之事,天差地别,他怎么能这么有精神?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细若蚊蝇地摇头,“睡。”

秦铮有些郁郁,“好,那就睡吧。”

秦铮面色有一丝自责,不过看着她很快眸光内就渐渐地变了颜色,呼吸也有些不稳起来。

大红的喜服穿在他身上瑰丽俊美,暗红的长衫穿在他身上,尊贵艳逸。真真是穿什么都好看。

“可以学。”秦铮道。

秦铮似乎笑了一下,点头,拿过她的水粉胭脂,轻轻地给她涂抹。

谢芳华“嗯”了一声,“也许吧,我总觉得脑子很乱,有什么在搅动我的心思,让我总觉得忘了很多事儿,越是去想,反而大脑越是一片空白。可是不想的时候,却又跳出来。”

谢芳华再度醒来,已经第二日的日上三竿,她睁开眼睛,伸手触摸身

侍画又上前一步,凑近她耳边,小声说,“昨夜轻歌已经安排老侯爷、舅老爷、林溪公子出了京城。除了带走了大批的侯府隐卫外,天机阁还会在暗中随扈护卫。他让小姐放心,一定将老侯爷、舅老爷、林溪公子安全送到您制定的地方。”

谢芳华伸手抱住他的身子,低声说,“秦铮,孩子都这样坚强,我们为人父母,是不是更应该坚强一些?我们能把他平安生下来的,是不是?”

谢芳华轻笑,“医书上一般是这样说。”

过了许久,许久,又许久。

真的是喜脉呢!

秦铮看了她一眼,声音低哑地开口,“吉时要到了,我得放你下来拜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