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平台 > 第166章:拘神遣将

轻歌嘻嘻一笑,“好吧!未来我可是主子您在京城的最大支柱,的确不能胆触。”话落,他站起身,“既然如此,我现在就带着人启程了!”

    谢云澜失笑,点了点她额头,也就任由她了,自己站起身,去了床上,脱了外衣躺下。

兄妹二人又互相嘱咐了片刻,外面听言禀告,“世子,云澜公子的马车来接小姐了。”

而皇帝的心思是什么呢!

李柳氏面色大变,本来就恐慌发白的脸色顿时更是全无血色。

秦浩见卢雪莹当着这些人的面说得这么直白,枉他闺房之事再狂暴,也不觉得红了脸,“你我刚新婚,夫人说这些过早。有你就够了,我哪里还需要别人”

英亲王妃早已经被他备了礼,他出了正院后,前往左相府陪同卢雪莹回门。

“老侯爷,万万使不得!”英亲王脸色霎时白了。

忠勇侯一惊,挥出的巴掌僵在半空。

今日上墙者:桀舛时光de谎言,lv1,书童[2015—01—26]“阿情你造伐?今天我们班玩撕名牌,我把”京门风月“当线索让他们找了(*^__^*)……”

那二人面上的沉痛是真真实实的。

“是,公子”风梨立即应声。

“不用去了含儿你进宫向皇上告个罪就说华丫头眼见谢氏米粮老夫人死去,承受不住,病了。”忠勇侯看了谢芳华一眼,摆摆手,吩咐道。

谢芳华想着秦浩昨夜回城的姿态,不置可否。

天下囔囔,浮世浮生,能与他骨血相连,溶血入骨,就算死亦无憾了。

不能相信!

初迟意外地默然接过马缰绳,翻身上马,并没说什么,早先的怒气也没了,更没有因为被谢云澜打下马而爆发更大的怒火。

“四皇子认错人了。”言轻摇摇头。

玉灼又喊了两声,还是无人应答,他奇怪,扔了马鞭,下了车,向那辆车走去。

“若不是提前先到了这里,就不会死了。”谢芳华冷笑一声,“自然是有人先一步传信,比你传信的早,他才比我早出门。”

只见来的是一匹马,马上人披着雨披,带着雨具,尽管包裹得严实,还是能够认出正是右相府的公子李沐清。另外他身旁有两辆马车,正是孙太医的家眷乘坐的马车。在他们之后,还有一批人行来,身着刑部衙门的服饰,显然是刑部来人了。

“你在想什么?”秦铮忽然凑近她,盯着她的眼睛道。

“王妃今日晚上从公子这里回去之后,吩咐人撤回了查暗市的线人,同时也派人给清河崔氏那边传了话,下令不必再查了。”外面人又道。

“燕小侯爷,您们还是进屋等着我家公子吧!我家公子稍后就回屋。”听言不想让着这些年看到公子烧火的样子,这会毁了他的形象,连忙阻止。

------题外话------

“别废话,赶紧吃下去!”秦铮轻叱了一声。

“那就先将那十几位草药现在给我抓了。”秦铮吩咐掌柜的。

“你自己梦魔了吓人,还说这些有的没的?”大长公主打断她的话,“快去收拾,跟我回府。芳华比你年纪小,但是比你稳重。你非要闹着来丽云庵,娘依了你,险些出事儿,以后不准你再任性了。”

侍画接收到谢芳华的眼神,立即在她身后大声道,“是我们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听说丽云庵山体滑坡,将整个庵都埋了,上山去看看情况!”

谢芳华自然不反对,与她坐在了对面。

谢芳华没有意见。

秦钰扫了李沐清和郑孝扬一眼,似乎也没心情跟二人计较了,对二人摆摆手。

“总归是好事儿,这样我就放心些。”英亲王妃道,“京城距离这么远,有什么事情,也难得音讯,更是鞭长莫及。也只能等着他们的了。”话落,她对秦钰道,“皇上也别生气了,他们也是怕你担心。”

李沐清叹了口气,“秦铮和芳华在三警告,让我们要瞒着,不准说出去。我们也是没有办法。”

喜顺连忙应声,打着伞转身匆匆去了。

半个时辰后,上了山路。

“你若是扎了手,我还得照顾你。算了!我本来也不十分爱吃鱼。”谢云澜道。

谢芳华虽然睡着,但是凭借她在无名山多年的练就的本事,自然是没睡得极熟。她能调整呼吸,任谁也看不出她其实心里是略微清醒的。

“谢谢云澜哥哥!”谢芳华顿时对他绽开笑意。

“另外,没有

“哦?”秦铮扬眉,懒洋洋地问,“当初是什么人要查谢云澜?”

这希望凝聚在谢芳华这个纤细柔婉的女子身上,明明是这样的清瘦柔弱,可是肩上却担着整个谢氏生死存亡的重担。

明夫人脸色发白,看向六房老太太,“真没想到,许大夫他在府中这么多年,竟然”

二人刚进宫,便见小泉子疾步走来,来到近前,给秦铮和谢芳华见礼,“小王爷,小王妃,您二人可算是来了,再不进宫,皇上就要冲去英亲王府了。”

秦铮撇开脸,对秦钰凉凉地道,“你乐意穿,回头我将这些布都给你送来。”

右相夫人怒道,“一辆车有什么好看的”

秦铮不再言语。

秦铮点点头,“看出来了。”顿了顿,他冷哼一声,“不过是一辆普通的车而已,能碾碎珍之重之收在怀里的情人花怎么没将人也给碾碎了。”话落,他拉上谢芳华,不再理会右相府一众人,“走了,回府了。”

“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在王府害小王妃、杀人,岂有此理。”英亲王恼怒,“喜顺,去查……”

最后,秦钰终于看不惯了,一把夺了她的纸笔,温怒道,“这种事情,是一日两日能做得成的吗你再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朕看不如把你关去暗牢养着,你就真听话了。”

秦钰面色稍霁,复又问,“十日当真够了你如何让谢氏暗探成为我背后的后盾和助力打仗可是军队的事情。”

侍画一怔,“小姐,十二个瓶子全部都带上这是半年的用量呢您是打算”

宫门外,已经备好的马匹护卫,侍画、侍墨已经收拾好了行囊。

“玉宝楼听说新出了一批胭脂水粉和首饰,我要去看看。”金燕不觉得秦铮不理她难堪,反正秦铮从小到大就惯于不理会人,她也习惯了,只笑着对谢芳华道。

掌柜的谦虚地笑,将一件件首饰摆出来,递到了谢芳华和秦铮的面前。

谢芳华嗔了他一眼,对掌柜的道,“将这方砚台包起来吧!”

    春花、秋月觉得谢云澜的声音实在不太对,生怕谢芳华进去出了差错,立即跟上她。

    里面弥漫出浓郁的血腥味。

    谢芳华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似乎被惊到了。

    不多时,来到屏风处,她忽然顿住脚步,仿佛惊醒了一般,回头一把抓住风梨,哑声紧张地道,“云澜哥哥怎么了?为何他会被绑着?”

    谢云澜本来昏迷着,但血刚到唇边,他猛地皱眉,头一偏,躲开了,此时也醒来,眼睛睁开的一瞬间是红紫色的,极其锋利,沙哑地怒喊了一声,“赵柯,你竟然敢……”话音未落,他便看到了谢芳华,顿时住了口。

    谢云澜不语。

    “公子,您快喝!还剩些!”赵柯催促谢云澜。

    那是属于……面前这个被绑在刑具上的人的……

她不能说话,听言像是早就憋不住了,打开了话匣子与她说了起来。

“李小姐在哪里,相爷带路吧。”谢芳华道,“能救治的话,我定尽我所能。”

她正想着,李如碧忽然抬起头来,直直地看着她。

李如碧摇摇头,“哥,我不想治了,治不好,不如不治。”

英亲王妃、大长公主对看一眼,也都退出了门外。

“动手吧。”李沐清对谢芳华说,“需要什么,我给你打下手。”

右相夫人闻言站起身,点了点头,看向荥阳郑氏,摆出一副今日荥阳郑氏不给个交代,他就杀剐了郑孝扬。

郑公叹了口气,“此事是我荥阳郑氏不对,是郑诚教子无方,是孝纯教弟有责,但凭皇上做主。皇上如何处理,荥阳郑氏绝无怨言。”

秦钰手臂紧紧地扣住右相胳膊,薄唇紧紧地抿起,一双眸子也现出沉痛之色。

过了片刻,外面管家喊,“太医来了。”

谢芳华也不再说话。

谁也没想到太子是等在这里

先给忠勇侯府许以门楣高位荣耀,然后让她根本就不能拒绝进宫待嫁。

谢云澜、谢林溪、言宸三人随后跟着她也进了荣福堂。

谢云澜一叹,“芳华,我一直没有逼你,也没有迫你,更没有想过强求什么。你既然瞒下我,如今实在不该在这个时候拿出来再乱我。”

燕亭冲进屋,一眼就见到了他娘,咧开嘴角一笑,“给王妃和几位夫人请安!”话落,看着他娘,“娘,您也在啊!”

英亲王妃愣了片刻,“你说得也有道理。”

“京中今日热闹得很。早朝皇上下旨召四皇子回京,命在京中如今闲来无事的清河崔氏二老爷的二公子崔意芝带着皇上的轻骑卫去迎接。皇上给崔二公子点了一千人马。说若是顺利将四皇子迎接回京,那么论功犒赏免三考三校,让崔二公子直接进兵部做侍郎。”林七道。

兵部尚书正三品,下设有侍郎二人,从正四品官职。兵部掌武选、甲械、车马、地图等。国之首要,一就是兵部,二就是户部。一般能熬到兵部侍郎其位的人,怎么也要入朝十年。一步步熬上去。可是崔意芝年纪轻轻,免除三考三校,入朝就是兵部侍郎,简直是一步青云。

“然后他回府了?”秦铮问。

“仁郡王和王妃大婚已经两年,大长公主日盼夜盼,总算盼来了喜讯。当即就欢喜得跟什么是的。仁郡王妃身边的嬷嬷却说年前时,永康侯夫人提议仁郡王妃去观音庙拜拜。观音庙里的妙音师姑对于求子甚是有办法。本来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没想到回来之后这才没多少时日就真怀上了,这有一半的功劳。大长公主一听,连忙派人备了一份厚礼亲自去了永康侯府重谢。”林七道。

“不管是真观音,还是假观音,总之孙太医把脉,怀的真是喜脉。”林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