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平台 > 第171章:椎埋屠狗

可是,多了,她受不起呀……

第一次见,墨云天就知道蓝弦不一样,不然他也不会耗尽心力的将蓝弦弄到天皇来。

“电脑,给我一台电脑,来人呀,来人呀……”莫放紧紧的握着蓝弦给他的小纸条,看也不看蓝弦一眼,拼命的按着轮椅上的红色按钮。

karl那一身衣服,放在大街上特容易引起回头率和街拍的人,但绝对不适合配晚礼服。

众人石化,一个个的看着言词犀利的蓝弦,不敢相信这话出自向来温婉淑女的蓝弦之口。

蓝弦笑着说完后,便与莫庭从容进场,同时不忘向红毯两旁的粉丝和记者们优的挥手。

在〈神之子〉连续三天票房长红,蓝弦也连续出席了三天相关活动后,莫庭终于受不了,直接找上星娱,把蓝弦给支走了……

呃?莫庭不解,蓝弦站在他面前干吗?

昨天晚上,两人算是不欢而散了。除了莫放的事情,还有回国的事情……

原来莫总的失常是因为那个叫蓝弦的女人,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好办,要知道这世间就没有莫庭拿不下的女人……

男主出现了,我不确定今天会不会更,大家表等了,明天看吧。“莫总?”

莫庭潇洒的朝酒詀店方向走去,路过墨云天的身边时,给了他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然后大步离去……

“多谢莫总,给我一杯白开水就行了。”只一眼墨云天就明白这里面的情况。

“不行,不行,蓝弦你翻唱谁的都不能翻唱融柳的,你不知道这半年来多少人翻唱融柳的歌呀,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全都被批的体无完肤。融柳的经典是无法重现的。”

蓝弦不容拒绝,更何况她算什么重现经典呀,她不过是把自己的歌再唱一遍罢了。

蓝弦起身,站在白雪的身旁,用着隐忍而受幕的眼神看着偷偷看着白雪,双眼闪过一丝丝的期盼与挣扎,一双眼除了白雪再无其他……

难怪要给她准备套装的。

“蓝弦,你以为拿了一个国际大奖,你就是国际明星了吗?你就可以无视观众的知情权吗?”

蓝弦的心忍不住噗通噗通跳的厉害,蓝弦暗暗恼着。强压下心中的悸度,有着冰冷的语气对莫庭道:

邵阳与颜末走后,莫庭想要问蓝弦什么,可蓝弦却是什么也没说,接下来又是几个奖项,可蓝弦却是没有心思在听了……

“蓝弦在换衣服,马上就出来了。”被称为吴导的人很客气道,提到蓝弦,眼里隐隐有着赞赏。

“叮铃铃,叮铃铃……”蓝弦的手机声响起。

不过,让剧组的人郁闷的是第二集的收视率明显的比第一集低,第二集只有五点八个百分点。

类似的评论还有很多。有不少的家长都附和这样的话,同时也有很多工作了女性观众也纷纷发贴,说蓝弦将职场女性演活了,看到lisa就想到了自己。

现在我们还是把重点放在三叶草的身上,选择在融柳逝去的这一天解散三叶草组合,让她们单飞也是公司对融柳的一种纪念,象征着逝去的融柳的会有全新的开始……”

这也就是蓝弦,如果换成一般的女人,恐怕直接吓的腿软了,当然了,如果换成二十岁的融柳,也肯定腿软了,莫家没有奢侈尊贵,但是一砖一瓦却坚硬与硬朗,走在这里不自觉的就会挺直了背,行走间双腿不自觉就会放直,走起正步……接过主持人递来的话筒子,蓝弦看着底下的人,很坚定的用中国话道:“我之所以站在位置上不动,是因为我知道认识我的人还不多,我想让大家多我看一伙,好认识我。”

这又是什么跟什么呀?

我的上帝呀,这蓝弦到底有多么的神奇,居然能让好莱坞大导演说出这样的话来,太不可思议了……

听到蓝弦的回答,莫庭的嘴角上扬,可现在要处理的不是这个,而是……

星娱乐的人想哭,三年合约……蓝弦才红起来,合约就没了……

可演员的试镜基本上没有公平可言,前后的顺序相差很大,前面出场的只要不太差,一般都会给导演留下极好的印象,而后面出场的,除非压得过前面的,不然的话你根本无法在对方心中留下印象……

在污蔑别人的时候,最好想一想自己是不是足够的干净,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是不是把尾巴给擦干净了……

融柳的父母之所以要赚r&m集团钱是因为融柳死后一毛钱也没给他们,而是捐给了慈善中心。

天皇娱乐的总裁顾子寒,融柳身后的保护伞,也就是因为她,融柳才能成为这个圈子唯一一个不受潜规则影响的女人。

现在,他对于蓝弦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

融柳是不会哭,融柳的眼泪是用来演戏的……一个小时后,蓝弦选了套裤装,白色衬衫配上米色长裤,看上去极度的简单,但却符合职场佳人的身份,长发放下化了一个淡装,飘逸不失干练。

这个圈子都是人精,大家都懂的,收了你东西就要为你办事。

“哈哈哈,感谢各位导演与制片人对我们家蓝弦的厚爱,来来来,我代表蓝弦敬各位一杯……”

没有让众人失望,蓝弦今天的打扮依旧是中国风,而这一次她穿的是旗袍,不是时下那什么流行的改良旗袍,而是真正充满民国风味的制作精良的旗袍……

一时间,记者在犹豫了,是继续追踪蓝弦还是去拍那沐氏千金呢?

虽然这样会让她失去新闻的价值,但是蓝弦明白,要想要得到墨天王好感什么的,就必须如此。

绯闻这种东西增加一点暴光率就好了,再多就没有意思了,靠绯闻是红不久的……

“蓝、弦。”对方讲中,蓝弦也就没有必要说英或者英名。更何况她也没有英名,是融柳的时候没有,是蓝弦的时候也不会有。

“瑞,这是什么意思?她很好,她就是我要那种东方女子……”蓝弦关门时,听到美国肥佬用英咆哮着……

好,我马上道。

这办公室,他刚搬来,还空着呢,这两人在这里也找不着东西……

毕竟莫家的孩子,从小就学这些,对于窃听与反窃听都相当的精通。

林宗儿一看这情况就知道自己错怪了蓝弦,她是知道蓝弦在公司的地位有多高,这一次好莱坞来华选角,星娱只有两个名额,一个给了她,一个给了蓝弦。

墨云天除了融柳外,对这个圈子里的女艺人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墨云天既然肯提携她,她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了。

墨大神你怎么可以这样。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就下手……

一个是他精心培养的女神,一个是他最好的朋友……

当蓝弦将代言绽放的消息放出去时,不管有没有签约都笃定蓝弦是红了,大红大紫,此时大家还不赶紧的抱着钱和片子找上门……

被杀就被杀了,死了就死了,反正她融柳这一生也足够了,死在最黄金的28岁,死在最璀璨夺目的时候,她很满足了……

不是质问只是寻问,虽然蓝弦此时很生气,但却没表现出来。

好你一个蓝弦,你胆子肥了呀,居然敢带野男人回家!感情不过是成人的游戏,天黄地老太久、百年好合太假,爱到不爱那一天刚刚好——蓝弦

“王姐,怎么了?”三叶草组合另外两个女孩子,一个叫紫心,一个叫红颜。

给读者的话:

孤儿出身没有受过系统的教育,中学毕业,餐厅服务员,势力,没有品味,欺负伙伴……

而除了她们之外沐菲也时不时的添油加醋,无外乎就是蓝弦身后有人,影射蓝弦被人潜,大牌,拍戏迟到……

要知道现在蓝弦可是公司力捧的一个艺人,有墨天王不否认不承认的态度,再加上《无可救药爱上你》的火热,都让蓝弦成为星娱一颗冉冉升起的巨星,公司的摇钱树……

记者从紫心与红颜那里得到了不少爆料后,心满意足的放过两人,然后笑容可掬的问向蓝弦:

颜末转身离去,离去时想着蓝弦的样子,点了点头,可以好好栽培一下……

“蓝弦,我管你上通告有没有迟到,我问你红颜他们说的是真的吗?你没事就爱耍大牌欺负人?”

而不待那几个人删除短信,这条短信就从他们的手机里自动删除了,就是技术再高的黑客,也查不出一丝痕迹……

莫庭熟门熟路的将车杀入停车场,拿着自己偷偷备份的钥匙上去了,这个时候蓝弦应该是不家的……莫庭没有等到的蓝弦怀孕,反而是等到了蓝弦,获得国际金棕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的消息。

女人心易变吗?

没办法,莫庭那狂飙的速度,让警方以为他是逃犯……

……人,这一辈子总有那么一次,遇上一个能让你动情的对象。遇上这样的人,要立马躲的远远的,以免她成为自己的弱点,可躲不过就坦然的去面对吧,毕竟有些人有些事一旦错过了,就像昨日时光一般,永远无法再来——莫庭

想到这里,蓝弦不仅没有羞恼的感觉,反倒是觉得大大的松了口气呀。

给读者的话:

半个小时,十万浏览量、三万的回复量,蓝弦的粉丝更是为蓝弦专为建了一个楼:蓝弦的情路

而做为东道主的主办方,似乎也被蓝弦给激怒了,丝毫没有息事宁人的想法,一个个冷眼的看着蓝弦,那架势似乎在说,蓝弦必须现在立马道歉……

蓝弦本不想理会,可不想却有人送了一个话筒给她,而且一副,我警告你,小心点的神色。

看着面前一脸猥琐的人,蓝弦不用猜也知道对方是日本人了,既然对方要闹,那就闹吧,她怕谁,这是国际性的颁奖晚会,有本事现在杀了她。接过话筒,蓝弦转身,对着大屏幕很大声道:“白雪,说完再笑。”蓝弦的声音很是冰冷,一个凌厉的眼神扫向白雪,吓得白雪猛得停下了狂喜声。

凭一部偶像剧蹿红,根本没有任何的代表作,这样的一个艺人凭什么让r&m集团抛出橄榄枝。

闭上眼睛,轻轻的摸着手中的剑,眼前这女子的用心他并不是不知,她待他的好,他也是知晓的,如果不是她去警告了宇家族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他哪能呆在这里好好养病,如此之久呢?宇夫人,他的娘,哪能轻闲到日日来看望他呢?他不说,并不表示他不记。

“早去早回”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一句话。

“爷爷”爷爷又想起了以前的事了吗?幽韵琦的满是担心,影很重要,爷爷对她来说也很重要。

“给太子殿下请安,千岁千岁千千岁。”就在知心欲再说什么的时候,宫女请安声,打断了她们的话题。

知心是真的累了,身心俱疲,没有准备盲目的来到京城,路上被人刺杀,一到京城就回到了这伤心之地,她的体力与心力都严重的透支了,知心,这一睡,足足睡了两天两夜才醒来。

“定北,先扶定南下去,这个样子像什么样,其他的,我会和闻人宰相谈的。”不给?你进宇府不就是打算了把他送进来的吗?

“宇敏之,不要太过份。”

出城了,城门还有接应的人马,比这安全多了。知心觉得轩辕晗今天有些奇怪,但却没有多想,只是认为他对自己的双腿不满而已,为此,知心回到落霞院后,除了吃饭的时间就天天泡在医书里,并不停的拿着自己专用的银针对着自己试,希望能快些找出一个好的办法。

替轩辕晗做完一些辅助治疗的穴位按摩后,便会陪同轩辕晗一起用完午膳,然后轩辕晗午休,而知心就再散步回落霞院,下午和晚上除了吃饭与睡觉就埋头在医书里,寻找一个最好的最有效的治疗方案。

“晗”秦知心的声音在寂静的黑夜显得特别响亮,要不是她一声大叫让隐在暗处的侍卫知道了秦知心,那么秦知心此时肯定没命了。半夜闯入轩辕晗院子里的人还能活着出去吗?

“娘,您这段时间过的还好吧。”看到轩辕晗走了,秦知心也不在多想,也许他只是轻微的发作呢。

“呀”一声痛苦的惨叫声,传进了大厅,知心心一震,轩辕晗寒毒发作了?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作一次?那很痛吧?”那个骄傲温润的男子如此大声而痛苦的叫着,那痛很难挨吧。

看到知心严肃而又认真的样子,轩辕晗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摆出一副委屈样,他那样子,害知心也不好继续骂下去,只好细细给他拆了绷带,清洗伤口,上好药,重新绑上绷带。

“大将军府的十个人全部安排在落霞院。”轩辕曦攻击的重点不是他就是秦知心,或者说秦知心手中的草药,他的院子的防卫是整个王府最好的,就算轩辕曦精锐全出也不一定能进得了他身,而落霞院,从秦知心开始为他治疗起,那一处的防卫便只仅次于他的院落而已,今日再加上大将府的十位高手,轩辕曦的人怕是连院门都进不去吧。

一旁的郑国公一边喘着气,一边小心意意的看着轩辕晗的一举一动,对于郑怜心,他现在是看都不看一眼了,这个孙女,亏自己宠的跟个宝似的,本以为她是个聪明人,却被人设计成这个样子,不管今天这件事事实真像是什么,郑国公府都要受牵连了。

(话说阿彩只是提砖和红包,亲们送不送,阿彩都没有说什么的,该更的,能多更的时候,阿彩一样努力多更了,砖砖和红包都是和作者的利益相挂钩的,我不敢清高的说,我只是在寻找写的乐趣,砖和红包也是一种受欢迎的证明,所以,阿彩提还是会提的,但是送与不送完全在个人,阿彩并不会强制,送,阿彩开心,不送,阿彩也不会生气,就不更了,反感的亲们,可以直接跳过不用看的。)风尘仆仆,又在树林里转了两日后,他们三人终于碰到了黑言舒派出来的人马,虽然三人都很是疑心,但考虑到自己实在出不去,出于明智之选,不管前面是什么,他们都必需选择跟着黑言舒的人马出去。

“到时候,你放她一命,也就是了,秦府的人,一个不留,但你可以饶她一命。”司徒大将军虽然嘴里如是说着,但心里另有盘算,这个女子已隐隐动摇了晗儿那走向最高位的心,这个秦知心是无论如何不能留的,留了,她只会是晗儿的弱点。

轩辕晗一进来,看着躺在床上的秦知心脸色刹白,一动也不动,很是担心,加快步伐上前,给她解开穴位,这要刻意的点穴,控制这么久,对身体是一种很大的伤害,但他是没有办法,他必须将危险控制在最小。

“换”不理会小依的苦苦哀求,知心强势的命令着,知心不愿意恶言恶语的对待下人,那是因为她曾接受的那十几年教育告诉她,人人平等,她只是不愿意用命令的语气而,并不表示她是一个软弱好欺,没有主子的架子。

孕女似乎很敏感,婉如从来就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但此时知心的离去,却让她哭的像泪人儿,她的丈夫秦刚站在一旁看着猛流泪的娇妻,急的团团转,不停的哄着,可依就止不住泪水,只好眼带请求的看着知心。

小小的马车,甚至是温馨。

韵琦当然是跟了过来,那白目的欧阳长祺也转了个方向看向影:

“韵琦,你看看这个男人?这样的一个男人,你怎么可能会嫁。”恩,大哥,你终于明白,人家韵琦是自愿嫁的了。

“咦,它走了耶……”其实秦知心是想问,等伙他们下时了,怎么回去呀,马走了耶,光靠那两个轮子,那车走不了吧。

“谢谢”听到吴清的提醒,秦知心总是憨憨的道谢,她知道是因为她没走好,吴清才会提醒她的。

“闻人宰相起来吧,深夜找朕,所谓何事”脸色平和,但那语气却有些不耐,看到闻人靖暄的脸色,就不然猜出他此时来所谓何事了。

后宫那些女人?你以为他愿意吗?父皇的葬礼一结束,那些个数年未见的所谓皇室宗族一个个跑了出来,居然有几个还拿着父皇的遗诏,内容无外乎,哪几个宗族女子要进宫,甚至连封号都给他想好了,先皇遗诏,身为人家的儿子,他能如何做?

“商谈?”轩辕晗不解,这也是黑言舒不解的地方,炎族,要商谈,难道这事很好解决,他们白紧张了。

临近傍晚,吴管家总算看到轩辕晗的马出现了,顾不得年老,也顾不得那还有那么一段的距离,立马跑了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