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平台 > 第8章:缀玉联珠

“我跟你说我同易琛的爸爸结婚以后,他爸爸一次都没有碰过我,这是真的。因为当年他娶我也不过是为了隔开我跟易琛,他不想要放我这个可能威胁到他儿子身家利益的女人与易琛在一起,所以他才娶的我。就像当年他重病住院还跑出来找你谈话一样,他也不放心你,不想你同他儿子在一起。”

“没有靠山我就不能红吗?这又不是妖精洞什么的,我就不能靠实力?”

她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真的娇柔,低着头回了他一句:“我叫安小柔。”

桂姐陪着裴淼心焦急地在急症室外的走廊上等待,曲耀阳便进进出出地打电话,从纽约包了专机,请了专家过来。

听到曲耀阳的声音,桂姐这才赶忙冲上前来扶住裴淼心道:“我给你炖了鸡汤,你先喝点汤,等精神状况稳定了,大少爷一定会说给你听。”

裴淼心只觉得整个人身形都不稳了,刚刚向后一倒,桂姐赶忙冲上前来将她扶住。

“是。”曲耀阳闷声回答道。

微眯的双眸危险至极,说出来的话都是冷的,“芷柔以前做过什么不需要你来提醒我!同样,我也不需要你去提醒她我曾经跟你发生过什么!拦下我的这五分钟,不管你想说什么它都点到为止了!如果你对我刚才的处理不太满意,那你就辞职,立刻从我的公司里滚蛋!还有,如果不高兴跟芷柔做朋友就不要做,我想你这样的朋友她也不会需要!”

其实,刚才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他终是在最后关头顾忌着她的情绪,没有真把她如何。

她已无力再恨任何人。

“你问她做什么?老婆,你放心,这事我会处理。”

“耀阳!不要这样!不要这个样子……啊……停下来……求你,停……”

那日从她家回来之后,他并没有立刻将她签给他的离婚协议书呈递上去,而是一直放在第一格书柜最上头的格子里,今天猛然想起白斩鸡还有她的西兰花,开始断断续续地回应曾经,才突然发现,原本放在那里的茶色件袋莫名其妙地消失。

“问了你也别老实说,知道吗?这一行没人真的会关心你以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最重要是,你现在当得起什么身份!”

“曲先生,好巧啊!怎么会在这里遇见你呢?我到现在都觉得好开心,谢谢你打我这一巴掌,让我看清楚我是谁。那么现在,你可以转身从这里走出去,再顺着走廊回到你本来的房间,不要再呆在这里。豪哥很快就要回来了,我不管你们之间谈什么生意,但我现在是他的女人,请你,出去!”

“咱们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再加上现在我也为你打工,怎么,这么快就不想搭理我这个老朋友了?”

夏芷柔一听就唬了脸冷哼一声,一边摆弄着自己手上的戒指,一边暗了眼神,“再红再有名又怎么样,说到底不过也是个打工的罢了。今天我高兴,就买一点她设计的东西,改天我要是不高兴了……她求我买我也不会给她好脸色好。”

“嗯,这样就对了,我表妹那人就是死脑筋,如果我说你是我要介绍给她的,她一定不会答应。其实那天在高尔夫球俱乐部里看到你,我又叫你先过去找她的时候,就已经很看好你。”

“为什么要后悔?”赖欣在那边一副特无所谓的神情,“我知道要接受一个刚刚失婚的女人并不容易,更何况是你这样的身份和背景。”

看完了报道他又低头去看这散落了一桌的设计草图。

可是她却不想要那样。

吃完晚饭她突然想起问钢笔的事,曲耀阳说:“行,不过钢笔是邢秘书帮我定的,周末咱们不是要叫朋友到家里来吃火锅吗?那到时候就把她跟陆离一块叫上,你当场问她就行了。”

刑俞晴走后,曲耀阳看也没有去看包裹里的那张照片,在临出办公室大门以前,果断将它整个都丢进了垃圾桶。

是啊!他到底想要怎么样?

心间没来由地轻颤了一下,她赶忙收回自己的双手,又帮芽芽把身侧的被子盖好,然后才轻手轻脚从床沿坐了起来,有些轻手轻脚地踩着拖鞋打算下楼去倒水喝——这么些年来她一直有半夜起床喝水的习惯。

“我也不想明白,但实话跟你说吧,兄弟,现在你俩的情况若是换成我跟晴晴,我才不会管她是不是曾经嫁过人或生过孩子,只要她现在还是一个人,我就有资格同她一起。”

似乎那一夜之后,台风悄去,乱了的心弦,也跟着恢复了所有的平静。裴淼心找了许多与珠宝知识有关的书来参看,以前跟着裴母逛珠宝展的时候还积累了些经验,只是那些皮毛,似乎根本就够不上专业。

裴淼心站在原地淋了会雨,没有几下还是被这雨势打败,赶忙向前几步奔到有屋檐的地方站着。

“我知道!”他焦急的声音直接将她给打断,“我现在只想知道你在哪里!”

夏芷柔还看到一则报纸上刊登了一张当年她上学时的照片。照片里的她长发飘飘,一身纯白色连身长裙,这本来是当年曲耀阳最爱她的装扮,可是那照片旁边的附注却忒的让她恼火。那附注上写的是“野鸡扮清纯,实则为小三”。

曲婉婉一下被吓哭了出来,慌忙拖住裴淼心的小皮箱不让她走,“呜呜,我错了,我错了,嫂嫂,求求你不要走好不好?我错了,呜呜……”

可是电话这头的裴淼心,却终于找到方法,让曲市长同意她跟曲耀阳离婚了。

炽热的气息在唇与唇之间来回,他愤恨疯狂的意味多过其他,她嘴里心里早就尝不出任何滋味。他吻她她就让他吻,似乎这唇还有这身子,对于她来说,早就没有什么。

她舀好了他的米饭放到他跟前,自己也立刻端起一碗,把脸埋进碗中认真吃饭。

曲臣羽不忍心吵醒大哥,径自打开车门,又取过司机递来的拐杖,这才招呼了裴淼心过来,两个人找了间烤肉摊子坐下,点了一大堆的烤肉和烤菜。

她知道他爱干净,不仅是每天回家,就连早上出门以前他也一定要洗一个澡才会离开。

“芷柔她从来都不是二奶,她是我的女人!难道你的小姐妹儿没有告诉过你,我们就要离婚了么?我离婚之后芷柔就会进门,到时候她才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

门外似乎又响起了什么别的声音,大门开了,又关上,以及曲母撂下几句狠话之后,周围的一切才重回安静。

“不知道。以前因为工作需要,每次都是跟各怀鬼胎的人到那里去吃,吃东西的时候可能想了太多东西,所以味同嚼蜡,也不觉得那的东西到底有多好吃。”

他发现她水盈盈的目光,不觉弯了下唇,“怎么了,我说工作上的事会不会让你觉得很闷?”

冷笑森然在她唇畔浮起,也不去管那两人,兀自旋身准备下楼的时候,又在楼梯口撞见正抱着新的床单被褥上来的佣人小江。

“从前的我是什么模样,我都快忘记了,她怎么会像我?”

“淼心姐。”聂皖瑜轻叫一声站了起来,吐了吐舌头后才道:“我本来想同婉婉一样叫你一声二嫂,可是耀阳他不同意,他说现在我是他的女人,若是以后过了门咱们的关系和身份都要变,我唤他的弟妹做嫂子怎么也不大对劲,所以我也只好叫你一声姐姐,你介不介意?”

“嗯,我知道,苏晓,谢谢你。”

“哼!他要能懂到还好了!我们曲家的男儿从来都是人中龙凤,像你爸爸,就算再不济也好歹是一市之长,像你大哥……”

“我在餐厅门口,车就在路边,你出来。”

“……那是我送给你的东西,既然是送出去的东西,我从来都没想过要收回,裴淼心你出来,把它们拿回去!”

厉冥皓点头推了推尤嘉轩,两个人正打算从后门遁了的时候,忽听后方一阵轻叫。

她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唇向后倒退了一步,若说从前她还是那个生活在曲家温室里的小花朵,那这几年看着几位哥哥的沉沉浮浮,她也早就知道,其实他们这个家,并不如外面看上去的那么幸福。

曲耀阳收购“y珠宝”的事,凭的让她心乱。还有易琛的去向,如果当年他没有回来,那她岂不是丢他一个人在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