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平台 > 第78章:慎终承始

呼!呼!

“大人,请等一下,小的去通传。”其中一名护卫立即跑进府邸内部。李珺站在滕青山身后,拘束地看着这一切……这一座府邸,和她家的府邸还要大。失去所有亲人的李珺,现在也只有眼前这人能保护她了。

就这么一瞬间!

真正修炼快,靠的是《莽牛大力诀》,如今达到第九层,现在一天修炼,赶上当年在滕家庄一百天的速度。而《莽牛大力诀》讲述的是修炼方法。不可能讲述后天达到极致,丹田会达到极致这种常识。

“不知道我妹妹小雨她在师叔这,学的如何?”滕青山说道。

这武长老眼睛一亮,笑眯起了眼:“哦?你就是那个滕青山,听说冀鸿这小子退了第一统领位置,就是你接任的!嗯,好,好……那冀鸿也是,都过百岁了,老赖在统领位置上。早该退了嘛。早点退也不至于断掉一条胳膊啊。”

收势!

大殿外那数十层台阶上,站着归元宗大量核心弟子,一名名弟子站在那,统一穿着白『色』袍子。身体笔直,而在极远处一些道路上,还有更加多的核心弟子们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遥看大殿低声议论着。

“所有百夫长,每一台阶站二人!依次往下站,都站在殿外。”一袭黑『色』劲装的冀鸿大声喝道,跟在人群后面的百夫长们都恭声应命,这次大殿聚集,就连黑甲军百夫长都没资格进大殿,只能在殿外。

此刻,宗主还未到,大殿内倒是一片笑声,随便的很。

以他现在二十一万斤的惊人力量,穿着数十斤的重甲,算什么?滕青山穿数十斤内甲,就好比,那些能举起两千斤重的穿几两重的青衫。

石子碎裂!

滕青山眉头一皱:“师傅,怎么能知道,神的强大,足以达到先天?”

滕青山看过去,是一名青衣弟子。

柳树旁,便是坐在椅子上,持着一本线装书惬意阅读地诸葛元洪。诸葛元洪依旧披散着长发,穿着宽松的白『色』大袖长袍。

“我?宗内能同意吗?”滕青山不相信。

“吼~~~”愤怒的赤鳞兽咆哮起来,它真的怒了!它已然蜕变,竟然对付不了一个人类。疯狂的赤鳞兽,宛如一个移动的钢铁堡垒朝滕青山一次次冲击,那两只前爪的八根爪刃,就是神兵!

他们所战经过地方,薄的山壁轰然倒塌,厚的山石也被震裂,碎石震得『乱』飞,强烈气压压迫的气刀,也肆意飞着。

艰难地刺透表层鳞甲,而后刺入鳞甲下密实的肌肉,鲜血顿时从碎裂的赤红鳞甲表面渗透出来!

滕青山直接步入隧道中,走的很缓慢,一杆轮回枪随时准备攻击。

“嗯?”

“呼!”

滕青山二话不说,先将黑火灵根揣在怀里,这可是最重要的。

滕青山通过对身体筋骨肌肉控制,可是令身体变高变矮,变壮些变瘦些,唯有面容难以变化。

枪枪凌厉到极致,狂猛到极致,周围一片飞沙走石,那崩飞的碎石甚至于将旁边的山壁都『射』出一个个窟窿。在飞沙走石、狂风呼啸当中,滕青山整个人不断前进,而那银发老者不断后退。

“呼!”

之前夺得黑火灵根,只是他身法诡异灵活。单纯论速度,并不是太夸张。依旧在周围武者承受范围内。

一道灰『色』刀光迅疾地撕裂长空,到了滕青山面前。

“哈哈,真是可惜。一个很有前途的后起之秀,就这么死了。”银发老者嘴角翘起,笑容邪异。

黑『色』大石头,长宽一丈有余。

又有三名受伤的高手,飞离中央的黑『色』大石头区域,包括铁衣门的‘魏苍龙’!从战斗到现在,短短片刻,已经近十名高手,或死或者逃离了。

一窜,一卷,黑火灵果便没了。

冀鸿思忖一下,关绿实力不错,黑甲军擅长合击,三十名精英联手的确能威胁那王陨,便点头道:“嗯,也好!不过关绿,你必须得小心,三十名黑甲军精英,千万别让他们分散。”

“嗤嗤~~”缓缓流动的岩浆,时而幅散出一阵阵热气。

“抢灵果,杀!”

滕青山、关绿站在冀鸿身后。

“轰隆~~~”

“咻!”那吴越眼神中没丝毫惊慌,他左手从怀中闪电般取出一本书籍,旋转着朝前一扔。书籍盘旋着,而吴越那矫捷的身影落下时候,一脚踩在书籍上。

就在滕青山看准机会,准备要出手时——

“快,将寒铁战靴给我!”

“师伯祖!”关绿低声道。

双方彼此相距大概五十丈!

“是青湖岛的!”

愈是前进,温度愈高。

这精瘦汉子一看对方装束,脸『色』大变:“是归元宗的人!”

“啊!”那精瘦汉子右腿不由一弯,整个人一屁股跌在地上。

滕青山环视一下周围。

滕青山轻易卸掉冲击力。

“全归你,三壶?”

而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当然站到最前面,看得最清楚的位置。

不出意外,冯无血就是未来的铁衣门门主,铁衣门当然好好培养这冯无血。

“滕青山!你怕了?”

单手持枪,滕青山笑看远处的司马峰。

在这么多武者中,高手也有很多。一个个都认真观看着,上千人竟然一下子变得寂静无声。

吴越虽然嘴里还吃着烤兔肉,可目光却完全留在了空旷场地那两道人影身上。

可许多武者就这样,见风就是雨,他们是唯恐天下不『乱』。

“玩我们?”三名武者脸『色』一沉,其中一个喝道,“兄弟们,教训教训这个残——”

“碰运气!”滕青山说道,“那头赤鳞幼兽,很狡猾,找到它很难。黑火灵果是死物,我们或许就能碰到,耐住『性』子吧,这种日子,可要持续一两个月的。”滕青山明白,现在即使发现黑火灵果,也无法采摘。

呼!

“这你就错了,你们可知道,昨天那徐阳郡火焰山一带,传出消息,有赤鳞幼兽出世!而且还在一个叫‘金家庄’的庄子里吃人。被不少武者发现,一路杀到火焰山里呢。那只是一头高近一丈的幼兽!知道赤鳞幼兽现世,意味着什么么?”那名年轻武者得意道。

“那个杀神,去哪里啊。”

在滕青山幼时,滕家庄和李家庄为了争水,曾经派出族内好汉比试三场。

“关绿!”冀鸿脸上笑容大盛,一拍旁边滕青山肩膀,“青山这次,可是为咱们归元宗挣了脸面!杀了一个《地榜》高手,哈哈……现在,外面谁还敢说我归元宗后辈子弟无能?关绿,你得好好和青山学学。”

滕青山目光一凝。

滕青山未曾使用《天涯行》,而是靠肌肉力量爆发。

“哦?”滕青山饶有兴趣笑道,“高手从外表看得出来?”

“怪物在这!”

……

如果一头妖兽强大到那蛟龙地步,岂会偷偷『摸』『摸』,并且遇到大量人群,还逃?

“嗤——”靳涛低头看看左臂,左臂上有一道巨大伤口,即使封住『穴』位,依旧在缓缓流血。

滕青山发现,这头妖兽的肚子只是微微鼓起。

被上千人盯着,滕青山也是心中悸动,那一双双充满期盼的眼眸中,滕青山能够理解,这些金家庄族人们,多么渴望妖兽被杀死。

那金家族长连说道:“这位大人,咱们金家庄这一个多月,死的很多族人。二娃他的爹娘,就是在一个晚上,被那怪物给吃掉的。二娃幸亏没和他爹娘住在一屋,否则,当天也要被吃掉。”

“哈哈,是赤鳞兽,是赤鳞兽!”一道大笑声响起,靳涛脸『色』大变,此刻大笑的正是段侯。

滕青山在一旁,心中疑『惑』,追问道:“段兄,你说赤鳞兽,是什么?”

“这,这怎么可能?”那些汉子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他错了。

一力降十会!

高手寂寞,如果有能和他一战的对手,高手反而会很开心。

飞刀速度之快,孟田脸『色』微微一变。

就在他话音刚落时——

血人,血红的刀!

而黑甲军军士每人还要穿着厚厚密实的重甲,重甲里面就好像火炉一样。还有,这重甲是黑『色』的!黑『色』最能吸热。黑甲军军士们在最炎热的时候,也不得不除掉头盔,将重甲连接处解开,好散热。

常人怎么敢在炎夏太阳底下,穿着黑『色』重甲?那得活活热死。

身体淬炼到他这等体质,就是放在一般火焰上烤,滕青山都没事。

让护卫们到后院去吃饭,同时看守好货物。而黑甲军军士则是在客栈一楼大厅中吃完饭,今天时间早,大家也不急,可以好好的吃。

……

滕青山整个人一跃而起,直接跃上二楼。